灰火鲟

这里灰火
目前小英雄YOI,cp主吃轰爆爆轰但杂食啥都吃
虽然想当个画手可是最近翻译起了同人文

一个脑洞

他们已经僵持了很久。

此时轰焦冻的动作仍是干脆、强硬而富有技巧的,反扣住爆豪双手的动作饶是对方也寻不到破绽,更别提他大到不可思议的力气。但爆豪能从他的眼里看出端倪——侵略性被内心斗争模糊、冷漠被身体热量融化。还有萦绕在爆豪鼻尖的他的气味。爆豪常在轰诱杀目标时在窗外接应,因此他深知他该是什么模样——他对自己的肢体动作和味道有极其精准的控制,放荡地摇摆腰肢抑或沉默着低头垂睫,铺天盖地地将人网入牢笼或是若隐若现地撩人心弦,一切都取决于目标人物的喜好。而尽管他对爆豪胜己的了解胜过任何一个暗杀对象,他今天却少了几分游刃有余。他动摇了。气味泄露出他的失控,那是与平时不同的潮湿、馥郁、饱满、甜蜜。像是熟透了甚至都散发出酒精发酵味道的樱桃,又被加热熬煮成樱桃酱,每一刻都比上一刻更粘稠芳香醉人,更接近轰焦冻天然的诱惑而不是一个暗杀者的武器。

因此这一回合是爆豪率先出击,他并不介意用脱臼的手腕换两人交换位置的机会。转眼之间轰已被他按在身下,前者却又以极快的速度抽出刀抵上爆豪的颈动脉。爆豪胜己嘴角扯出笑意。他爱极了轰的力量、敏捷、无论身处优势或劣势都处变不惊的态度,因此他乐意见到他因为自己而丢弃盔甲。爆豪骑在他胯上,看他大敞的衬衣掩不住的起伏的胸膛,然后慢悠悠地将脱臼了的手腕接回去,再伸手光明正大地摸上他湿透了的地方。轰溢出声喘息。爆豪再一次去端详他的眼睛,那里头大半被自己占据,不仅仅是物理意义上的倒影,更深入内里。他知道他离彻底沉没又近了一步,无论是爆豪的话还是爆豪本人无疑都做出了贡献,导致他质疑自己的决定,又在生理上被挑拨得如同在弦之箭。

——
我不会开车(。

脑洞大概是这样的:隶属同一个组织的爆豪和轰同为杀手,前者身为A更擅长明面上搏斗而后者身为O习于色诱杀人后全身而退。组织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质,爆豪因此决定脱离组织,轰因希望组织重整旗鼓而依旧忠诚。并不清楚两人私下亲密关系的组织派轰对爆豪进行暗杀,轰一如既往地采用了色诱,但目的并非杀人而是将爆豪劝归。然后他们在床上一边打架一边谈心,最后爆豪分析利害关系并用自己对轰的影响将其说服,然后他们干了个爽,第二天一起叛变了组织。

其实我只是想看力量惊人动作敏捷表情冷静但气味已经失控的轰(。我写的这一段是爆豪已经发言完毕,轰基本已经被说服

顺带一提我偏爱O在发情期并不会完全被控制而是有一定自主权的ABO设定

我明明想要一个pwp这么多剧情是怎么回事。

成年当晚的脑洞,有人想写吗我毕竟不是个写手(。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