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这里灰火
目前文野全职YOI,cp杂食啥都吃
虽然想当个画手可是最近翻译起了同人文

【灵能/骨科】少女心五十题(1)

*ooc有
*不分攻受
*还不太明白自己心情,但是对哥哥有一定执念的律
*大概就是傻白不太甜的日常
*题目来源网络,作者不明

1.他真的为你哭的时候
影山律难得的有点手足无措。
他的亲哥哥,影山茂夫,脸上沾着灰尘与细小的沙砾,几道蹭擦出的伤口还泛着红,正站在他眼前。不过这并不是他手足无措的原因,哥哥皱成一团还掉了一只袖子的制服或者他自己胳膊上淌血的伤口也并不是——影山茂夫在哭。
尽管他的嘴唇仍然同往常一样抿成一条毫无弧度的线,眉峰却已经皱起,眼睛闭紧而眼角静静淌下些液体,划过他脏兮兮的脸颊在下巴汇聚滴落。少年还未显出骨节的手指捏着裤子侧面的布料,力道大得让律看着都一阵阵疼。
他没说话,犹豫了那么两三秒决定上前搂住自己从未示弱过的哥哥,像茂夫攥紧裤子一样也攥紧了他后背的制服,手臂未止血的伤口在茂夫本就脏乱的制服后头又加上一块污渍。
四周本就安静,泪水落地的声响却已经听不见了,影山律只觉得自己肩膀上湿了一块,然后一只手从他身侧爬上来搭在背上,接着是另一只。
“哥哥,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哦。”

2.抓住双手按在墙上
房门被叩响时影山茂夫正在解睡衣最后一颗扣子,他顿了顿,扭头去看那扇门。
“哥哥……啊。”
茂夫从打开一丁点的门缝里看清了来者,之前停顿下来的手上动作继续。于是影山律完全推开门时看到的就是自己哥哥眼神迷蒙,衣襟敞开露出大片平坦胸腹的样子,说到一半的话因此一幕愣是停在半空消音了。
“早上好啊律……有事?”茂夫倒是也没在意弟弟的反应,抬起手脱掉一边的袖子,就着姿势揉了揉眼睛,律注意到他脸颊上有一块压出的红痕。
“妈妈说今天要开车去钓鱼”律又愣了三秒才从脑子里找到刚才没说完的半句话,别开视线让自己不去看哥哥换衣服的动作。说话的时候茂夫已经脱掉睡衣套了件普通的T恤,站起身朝门口走。律这会还没完全解开脑子里打上的结,见到人走过来愣是又打了个死结,本能操控身体侧身将茂夫堵在了墙上。
“呃……律?”茂夫看着眼前一张脸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露出点疑惑的神情,“怎么了?”
总算反应过来的人收回手闷头向外走,步子坚定得让茂夫不知该不该叫住他,目送弟弟背影远去消失在走廊转角,也出门到厕所洗漱去了。

3.对视不说话
“哥哥?”
“啊”
“薯条给我留一点”
茂夫闻言抬头看了看弟弟,盯着他眼睛顿了几秒,将身前桌上大半包薯条推了过去。

4.被喜欢的男生从背后环住腰
“啊——!!”
放学后喧闹的教室因为这一声安静了几秒,影山律默默弯腰捡起被吓掉的铅笔,看向声音来源。只见一男生扭头怒视身后的另一男生,以跟那声惨叫差不多的音量大吼:
“你突然抱我干啥!吓死老子了!”
“我特么怎么知道你胆那么小……”那人表示冤枉。
律搞清楚事情原委默默在心里笑了几声,没跟着同学们上去调侃而是转身走出教室准备回家。夕阳正好,路上也没几个人,律默默走着,脑子里想的却差不多都是要是自己突然抱住哥哥他会怎样之类的内容,然后就开始想行动计划。
不过遗憾的是,律在这一天并没有逮到机会,肌肉训练后累得半死的茂夫吃完饭就去睡了。

5.当你打一个男生时突然被抱住
影山律就哥哥到底对谁笑得比较多这一点和花泽辉气(他认为也许茂夫对灵幻笑得更多)吵了一架,差点就撸袖子跟他打起来。
影山茂夫冲过去想阻止,结果绊到块石头一下子跌到律的背上,下意识胳膊也环了上去。
“……哥哥?”

6.握住你冰冷的手
一到冬天,茂夫的手脚就总是冰凉,即使戴手套也热不起来,也从没想过能用异能让自己暖和点。此时和弟弟并排走在大街上,手还露在外头随着动作晃悠。
影山律看着哥哥晃来晃去的手皱着眉头只觉得非同一般的不顺眼,毫不犹豫牵住他靠自己的那只手,又转身在人另一只手心里强行塞了个暖手宝。
哥哥的手也太冷了吧。影山律内心嘀咕。

7.把你的手放进他的口袋里
律低头看了看两人相连的双手,一起塞进了自己羽绒外套的口袋里。

8.静静的从背后摸你的头
窗外一片安静,夜色如浓墨流淌。秋日里天高气爽,满天繁星也丝毫没有被城市光污染抢去风头的意思,犹自闪烁着。然而影山茂夫可没功夫关注这个,他面对着摊开的作业,手里握着一支铅笔,坐的看似端正,脑袋却啄米似的一点一点低下去又抬起来。手边那张草稿纸上画满了意义不明的道道,作业本上却还是一片空白。
——影山律路过哥哥房间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番景象。
他悄无声息走进去,伸手在哥哥发顶揉了几下,把他原本服服帖帖趴在那儿的头发愣是弄得全翘起来,又悄无声息的迅速移动到外头佯装路过。
好像有什么东西碰了我的头……??在桌前惊醒的茂夫不明所以。

9.互相为彼此付出努力
影山茂夫努力解开一次方程,并且试图上课不睡着。
影山律认真盯着不锈钢勺子,并且试图学会超能力。

10.他用双手包住你的肩
影山茂夫坐在椅子上,不发一言,双手垂在身体两侧。头也低着,半张脸被刘海遮住看不清表情,隐约只能从缝隙中看到他脸上的灰尘与血污。
他的弟弟影山律站在跟前,两手放在他肩膀上,似乎想要抓住用力摇晃但始终没有动作,脸上担心与悲伤混杂。一人立,一人坐,四周一片寂静。站着的那人的肩膀忽然颤抖起来,一滴眼泪汇聚到下巴尖上再滴落。
“哥哥……你倒是,醒醒啊……”

11.被欺负的时候站在你身前挡刀
影山茂夫站在影山律面前,将两人用防护罩遮得严严实实。超能力掀起的气浪将他平日里平平整整的锅盖头吹得乱七八糟,一时之间倒是和他弟弟的发型没甚区别。
这两兄弟此时面对着的那个异能者先前不知为何盯上了律,而年轻气盛又颇为自信还对战胜哥哥有一定执念的他答应了这人放学后约战小树林的要求——当然也没有告诉自家哥哥。于是影山茂夫赶到时看见的大概就是影山律衣服破破烂烂还被削掉了半只袖子,抬起一只手擦着嘴角血迹的场景,然后脑袋上的数字瞬间飙升到95——没有到100是因为他发现律并无大碍还对着他笑了笑。
接下来的事也就再没什么意外了。尽管合作的次数并不多,影山茂夫与影山律背靠背战斗也还是展现出非凡的默契迅速使对方心服口服——当然,他们两个仅凭一人之力也能够干掉对面这家伙的事被两人同样默契的忽略了。

12.眼睛里只有你
房间里一片黑暗,只有一个小小的烛台发着光。影山律此时非常庆幸黑暗能遮挡住自己表现出来的忐忑和一点点期待——毕竟这可是他第一次做蛋糕,而且还是给哥哥当生日礼物。
影山茂夫倒是坦然,盘腿坐下双手合十对着盘子低头说了声“我开动了”,拿起叉子摘去了最上头的那个草莓放进嘴里咀嚼。
草莓肯定是甜的……可是蛋糕会怎样……?律心里还是有点虚。昏暗的光线给一切物品都罩上了模糊的光晕,然而上层没抹匀的奶油,侧边间距没有统一的巧克力贴片,以及蛋糕胚中央塌陷了被奶油硬是填平的位置,完全无法假装看不见。
茂夫切下一块蛋糕开始食用时律还在忐忑,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自己的哥哥抬起头看向他——唇上还沾着白色奶油——嘴角露出一点浅浅的笑:
“很好吃哦,律。”
影山律再次庆幸黑暗能遮挡住自己的表情——他感觉脸颊有些发热,因为哥哥那句夸奖,也有可能是因为他嘴角沾染的令人遐想的白色。
“生日快乐。”他抬起头迎向茂夫的目光,那一瞬间,两人被火光映得发亮的眼里只有彼此。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