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这里灰火
目前文野全职YOI,cp杂食啥都吃
虽然想当个画手可是最近翻译起了同人文

【授权翻译/维勇】Like Your French Girls

Chapter2(3)
*标题来源于《泰坦尼克号》中的台词“Draw me like one of your french girls.”,大意为“我来摆个妖娆的姿势给你画。”
*授权翻译,手机无法使用超链接,授权见个人页面。
*前排感谢 @北渊
*翻译多为意译故不够精确,好的地方属于原作者,bug和生硬都是我的锅。

————————————————————

“维恰,晚餐怎么样?他喜欢吗?你跟他说关于孩子的事了吗?他想要男孩还是女孩?我刚看到一条给小宝宝的可爱的小裙子而且我已经买了——”

“妈妈,别这样。我们还没在一起呢……而且我差点把厨房烧了,所以孩子的事完全被我抛到了脑后。”维克多说,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之间,给笔下勇利的嘴唇加上一抹亮红。画上的勇利正咬下一块披萨,未咬断的芝士从他唇边拉出白色的长丝,眼睛则看着画面外的人,就像在询问那人是否也想要尝尝。那天晚上维克多发现勇利是个“干净的食客”,如果真的有这种词可以来描述人的话。相比较来说,维克多就会把披萨酱和芝士沾满手上的每一部分,然后因为被勇利嘲笑他嘴边的一片狼藉而不得不用干净的毛巾把它抹掉。

“……噢维恰。我原以为那是我能想到让你做的菜中最简单的一个。”他的妈妈沮丧的说,“他不想要孩子吗?”

“你的重点不对,妈妈。”维克多说,于是他的母亲唔了一声。

“那你织的东西呢?他有什么感想?”

维克多看了眼他咖啡桌上的一堆毛线。它们乱作一团,呈现深深浅浅的蓝色,然而看起来没有哪里像一双能戴的手套。

“我……正准备……给他……”他终于艰难的开口。他的母亲唔了一声,兴奋的喊起来。

“那就还有希望!只要你记清楚我教的他就一定会喜欢!哦,我真太为你高兴了维恰!一切都会顺利的!”

他妈妈教他的那些,毫不夸张的说,就只是花了十分钟给他织了一行形成腕部的形状,然后告诉他说他只要再把完全相同的事干上“好几次”。

维克多叹气,但还是微笑着嗯了一声表示听到,“好的,好的,谢啦妈妈。”

“我爱你,维恰。替我向你小男友问个好!”他母亲欢快的说着。

“好,我会的。”维克多笑着说完,挂上了电话。他把手机放回桌上,继续开始画画,画面上勇利皮肤的柔润色泽与他手里鲜亮的食物和背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他还得花一点功夫来构思,好不用一个字就能表达出勇利一天里的故事。溜冰的画面将是故事的高潮,看着他尝试,失败,更加努力然后绽放出迷人模样简直让人完全移不开视线。他想表现的勇利从一个害羞的不起眼的男人逐渐蜕变成一个自信的美丽滑冰者,用万丈光芒迷住了所有人,紧跟着又回到他平淡的日常生活中……就像是用水彩、炭笔和水墨描绘的灰姑娘的故事。

他想让所有人知道勇利有多美。

他也想让勇利看到他自己的美。

忽然传来了敲门声,维克多回过头,把他的调色盘搁在地板上,而马卡钦早就跳起来冲在他前头去应门。维克多把他沾满颜料的手在裤子上抹了抹,在打开门的瞬间因为看到勇利而惊讶的瞪大了双眼。勇利低着头,肩膀耸起挡住他通红的耳根。他手里拿着的是几个装满了的塑料碗,里面冒出的诱人香味钻进了维克多的鼻子,也唤醒了他还空空如也的胃。

“勇利?你怎么会在这儿?我以为你今天不用来?”他问。勇利默默缩了缩脖子。

“我只是……我想——我——嗯其实是这样——呃——我不知道——我——”维克多从没见过有谁在他面前语无伦次到这个程度,但是勇利的确做到了。他扭捏着脸涨得通红,紧张到说出的话碎成毫无意义的片块。最后,勇利猛地举起那几个塑料碗到他面前,冲着地面大喊:“我希望你喜欢!!”

走廊的对面,住在4B的邻居打开门探出脑袋,看看这里是发生了什么以及该死的谁在大喊大叫。

维克多接过碗打开盖子,发现那是堆作山的什锦面。它闻起来就像来自天堂;维克多在仅仅看到它以及闻到它的气味之后就觉得自己开始流口水。他把盒子盖回去,抬头冲着勇利微笑。

“你给我做的?”

“我——我们做多了然后我不想浪费所以就”勇利站的笔直,掩住他红透的脸努力思考接下来该说的。“嗯如果你想,我可以做些东西给你看。在我小时候我总是在厨房里给我妈妈帮忙,所以我知道了不少菜谱和技巧。”勇利说着抬头看他,“你想的话?”

维克多笑着点头。“当然想!我喜欢这个!”勇利也笑了,两手插进风衣口袋。

“好-好的!下次见!”勇利笑着说,维克多又点了点头。两人同时开始慢慢后退,眼睛却还定在对方脸上。

“我们这周会再见的。”维克多说。

“我们将会在室外冰场度过一个很棒的夜晚。”勇利点头补充,于是维克多嗯了一声表示同意,然后不小心踩到马卡钦吱吱叫的玩具差点摔个跟头,不过他很快抓着门把稳住了身形,手里勇利做的食物还抓的紧紧的。

“对,我会买加棉花糖的热巧克力。”维克多说。

“听起来很棒。”勇利脸颊有点发热,小声回应。

“对,很棒。”

“对……”勇利忍不住笑出声,维克多也开始跟着一起笑,笑声明亮而盛满愉悦。

“你们俩太吵了!”走廊那边4B的住户隔着门大吼。

勇利跳起来,脱口而出一句道歉的同时也向后撞上了墙。他再次回过头朝维克多挥了挥手道别,然后快步跑过恼怒的邻居的房门。等他终于跑出视线,4B房门里的家伙最后狠狠瞪了维克多一眼甩上了门,于是维克多也关了门径直冲向厨房。他清出饭桌上的一小块地方,迫不及待的找来叉子和勺子吃下第一口带着汤水和蔬菜的面。

简直太棒了。

.

————————————————

“你是说在你变态兮兮的闻了他头发并且还差点让他面对火灾现场之后,他还愿意绕着你转悠?”

维克多点点头,在浴中的勇利慵懒的抚摸着马卡钦的肚子的那副画上,贴着狗毛又加了几个肥皂泡。尤里打了个哈欠,两手插在夹克口袋里靠着沙发垫子。

“哦该死。也许你们俩真是天生一对,因为你们都那么蠢。”他面无表情的说。

维克多只是笑了笑。

——————————————————

50 likes

yuri-katsuki: Spending time with my family @yu-topiakatsuki! I missed my mother’s home cooking!

胜生勇利:和我全家@胜生乌托邦 一起度过的时光!我太想念我妈妈的家常菜啦!

勇利正坐在餐桌边,眼前是一大堆各色美食,他的父母则为了拍照紧紧靠在他两边,脸上挂着愉快的笑容。另一张照片里,打着耳洞头发挑染的女性胳膊环过勇利肩膀拖着他一起自拍。啊,她一定就是姐姐了。勇利长得很像他母亲,维克多注意到,他们柔软的圆脸上都肉肉的。

维克多迅速点了喜欢,然后在评论里打上一大堆表情顺便祝他玩的高兴,然后放下手机回到他膝盖上的工作中去。现在他已经织完了左手那只手套。这比橱窗模特手上带着的展示品丑多了,但是心意最重要,对吧?

勇利人太好了,他不可能当着维克多面说他讨厌它们,但他对掩饰自己情感的不擅长可能会在维克多送他礼物时产生尴尬。他应该在他们圣诞节前的最后一次会面时把它们给他吗?或者他应该邀请勇利来圣诞晚餐,这样至少还能假装成大家互送礼物。但是……维克多想让勇利知道他有多特别。他不想因为错误的气氛而让这份礼物失去意义。但他也不想因为把气氛搞的过分的具有圣诞节的浓烈气息,或是飘着肥皂剧的粉红泡泡,再或者充溢着恶心的浪漫感,而让这一切都很诡异!

维克多呻吟。“马卡钦~你爹现在面临着情感问题,”他解释。马卡钦感受到自己被需要着,于是抛下他的玩具蹦到维克多膝盖上。维克多把那堆织物放在速写本旁边,摸了摸马卡钦的脸。“你得告诉我你的秘诀。你是怎么让勇利各处亲吻你,甚至还想绑架你的?”

马卡钦眨巴眨巴眼睛,维克多思考片刻。“那是因为我是一条惹人怜爱的小狗崽!”他以他觉得最像会说话的马卡钦能发出的声音说。那声音有一点点低沉,随时都盛满1000000%的快乐。

“但是我不能像你一样当一条可爱的狗,马卡钦。我还能做什么?”维克多问。大狗把爪子搭在他肚子上,舔了舔他的脸。

“只要像你平时那样帅就好!”“马卡钦”语调轻快。

“马卡钦,你这话说到我心里了。”维克多大笑,摸了摸马卡钦的背。

维克多的手机忽然响起来,于是他一边温柔的顺着狗毛一边伸手去够那只手机,然后在看到那是勇利的电话并且他溜冰的大幅图像跳出来填满了屏幕时瞪大了眼睛。

他接通了电话举到耳边,心怦怦直跳。“喂?”他说。

哔!

维克多愣了愣,拿开手机发现这个电话几乎在它开始前就已经结束。他看了看马卡钦,显然它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又看向手机屏幕。他保证他绝对没妄想勇利给他打电话——

屏幕又亮起来,勇利的号码和图像随着维克多的手机铃声同时响起。维克多让它响了一会,把手机放回耳边。

“……喂?”

“……哈,哈,嗨。”勇利干笑。维克多忍不住微笑,手里不停摸着的狗已经舒服的在他膝盖上摊平。

“嗨。几分钟前你打给我的电话?”维克多问。

“……对,是我……我挂了因为我有点慌。”勇利解释着,深呼吸,“好吧,因为,你知道的,我这个周末没见到你因为我回父母家了然后我……我不知道,我觉得我有点想念你的声音?这有点蠢而且好尴尬,哦我的天我怎么能大声说出这种话啊啊啊啊啊啊。”

维克多大笑。“你太可爱了,勇利。”维克多咯咯笑起来然后听到电话对面的人气冲冲的。“所以,你打算说点什么吗?或者我可以把通讯录翻出来读一读好让你听到我像黄油般优雅顺滑的声音?”

“哦我的天,维克多停停停停停,”勇利发出哀鸣,维克多简直能从电话里听出他通红的脸。

“我还可以用俄语念我的购物清单。你想要这个吗?”维克多继续调侃他。

“不!我有事要问你!”勇利脱口而出。维克多应了一声。

“那问吧。”

勇利那边支支吾吾了一阵子,然后是被单和床垫的细微摩擦声。他一定在卧室。维克多很好奇勇利自己家中的卧室是什么样,不过即使在勇利和披集的公寓里,维克多也没到能去看他们卧室的程度。

“嗯……你在……跨年夜里有什么活动吗?”

“跨年夜?没吧。我是说,我可能那天会去拜访我的母亲和弟弟然后和他们一起度过……但是你有什么别的打算吗?”

“我……我只是在想你愿不愿意……和我……我们……一起……出去走走然后……吃点东西……”勇利因为自己听起来超级尴尬而小声抱怨起来。

“你说你想跟我一起跨年?”维克多又问了一遍来确认,然后听到电话那头着急的结巴起来。

“我、我的意思是——我——披集准备搞个派对然后我希望你来然后如果你不想的话你不来也没关系——哦天呐,我的脸现在好热——”勇利猛地呼吸,他刚才差点把自己说断气。

“勇利,勇利。深呼吸。”维克多引导他,等待着直到电话那头传来均匀的呼吸声。维克多微笑。“我很愿意派对上跟你结伴。我需要带菜吗?”

“带你做的东西?还是算了吧。”

维克多捂住心口夸张的抱怨起来。马卡钦抬头看向它的主人,疑惑着他这次又该死的为什么嚷嚷。

“你伤到我了,勇利。就因为你残酷的话,我现在躺在沙发上快死了。”维克多说。

“对于一个快死的人来说你话太多了。”勇利毫不留情。

“在我们说话的时候我的语气越来越虚弱了。”维克多辩解。勇利思考了一下。

“那我可以就拥有马卡钦啦?”

维克多假装自己喘不上气。“胜生勇利,你不再是我的朋友了因为你觊觑着我的狗,你是这么想的吧?”维克多问。勇利大笑。

“这是原因之一。”

“那另一个原因呢?”

“……我真的很喜欢和你在一起。”勇利坦白,放低的声音透出真诚。

噢。

维克多吞了口口水,微笑。“我也喜欢和你在一起。”他也低声对他说。勇利解放般地舒出一口气,嗯了一声。

“那就……太好了。”

“对,那真是……极好的。(It's neat.)”维克多说,那一瞬间他完全不知道“如何说话”这种东西。几秒之后他突然惊醒。

极好的?

维克多捂脸。

“所以我会……告诉你下周你该什么时候来和我见面。展览的事还顺利,对吧?”勇利问。

“对,一切顺利。”

“……那一切真是极好的。”勇利调侃。维克多一瞬间不知该一头砸向桌子大声呻吟,还是干脆拥抱这个挑战。

他选择了面对挑战。

“你这是在跟我对着干吗,勇利?”维克多略带羞涩地问道?

勇利大笑。“我不知道。我有吗?”他反问。

“我先问你的。”

“那我是第二个问你的。”

“你是谁你对我的小甜心勇利做了什么!?”维克多问,勇利开始吃吃的笑起来。维克多很确定他能光听他的笑声度过剩下的半个晚上。

但是勇利很快控制住了他的笑,淅淅索索发出一阵杂声。“哦,别挂电话。”他快速冲着他说了一句。

维克多停了下来,听着话筒里像是勇利在跟一个刚刚进入他卧室的人说话。他一定是把手机面朝下放在床上的,因为维克多几乎什么也听不见。他从那人轻松而成熟的音调里听出那是个女性,但他没法听清内容。

一分钟后,勇利拿起了电话。“对不起,我得走了。我家里几个朋友来了,他们想见我。但是,嗯,我们会很快再见面的,对吧?在冰场。”

“对,当然。再见啦。”维克多说,勇利应了一声。

. . .

. . .

. . .

. . .

“哦天呐,我们竟然一直没挂。”勇利说,听起来相当吃惊。维克多大笑。

“那好……晚安。”

“晚安。”

. . .

. . .

. . .

. . .

. . .

. . .

“维克多!”

“啊啊啊啊,好了说真的。我会挂的,我保证。晚安勇利,祝你好梦。”

“晚安,维克多。”

维克多挂断了电话。

他把手机放到咖啡桌上抬头望着天花板,嘴角是他最灿烂的笑容。马卡钦沿着他胸口攀上来,于是他低头,轻轻摩挲着狗脑袋。

“看,一切都会变好的!”“马卡钦”口气轻松,维克多点点头。

“对,会变好的。”

——————————————————————

*机头艺术:在军机头部画彩绘,最初在战争中用于分辨敌我,后来变成军中一种可用来表达情感的民间艺术。
*斯德格罗夫风格;加了奶油和蘑菇烹调的俄国菜

评论(28)

热度(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