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这里灰火
目前文野全职YOI,cp杂食啥都吃
虽然想当个画手可是最近翻译起了同人文

【授权翻译/维勇】Like Your French Girls

Chapter.3(2)
*标题来源于《泰坦尼克号》中的台词“Draw me like one of your french girls.”,大意为“我来摆个妖娆的姿势给你画。”
*授权翻译,手机无法使用超链接,授权见个人页面。
*共七章,英文原文十万字多一点。
*翻译多为意译故不够精确,好的地方属于原作者,bug和生硬都是我的锅。
*这次更新略短,因为是考完试忽然打鸡血躲在被子里临时翻的233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398177/chapters/19241185

————————————————————

他们走向红绿灯的路途比往日更安静。两人之间只剩下一种声音,那就是在他们艰难的踩过积雪的人行道时,脚下冰雪被踩实发出的嘎吱声。

维克多皱了皱鼻子,向上把格纹围巾拉过嘴巴,好让他的脸无论如何能暖和一点。身旁的勇利被裹在厚厚的蓝色针织围巾——事实上它和维克多织给他的的丑八怪手套挺配,但是不,维克多不打算送——还有顶端缀着毛乎乎小球的同色毛线帽里面。他们的胳膊随着步伐擦过彼此的,维克多能通过这短暂的相交感觉到他的体温,舒适安逸又诱人靠近,就像是家一样。

当他们走过街角的一家药店时——它离那个红绿灯恰好只有三个街区的距离——勇利抬头看向维克多。

“我简直不敢相信下周就是圣诞节。今年实在过的太快了。”勇利说。维克多嗯了声,鼻尖因为外面的寒冷而发红。他呼出的气化为蒸腾的水雾,在他眼前朦胧了一片。

“你有什么打算吗?”维克多问。勇利点了点头。

“再去拜访一下我的父母。你呢?”

“事实上那是我的生日。所以我弟弟和他的朋友很有可能伏击我,然后带我去个什么地方‘重回青春’。”维克多沉思。不过其实是维克多和米拉把尤里拽出去到城里某个地方疯一个晚上的的可能性更大,他得为所有东西付钱,还得送他们所有人回家。米拉说过,去那家会在平安夜开到很晚的卡拉OK吧会很有意思,而尤里威胁说如果他们真打算去K歌,他就把他们俩都干掉。

勇利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你生日是圣诞节??”维克多点了点头。勇利跨出一步挡在他跟前,两手插在口袋里。“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们本可以今晚庆祝一下的。”勇利听起来有点生气。维克多笑了笑。

“我不想被人提醒我很老。”

“你不老。”勇利说,维克多叹气。

“你还在一个天真无邪的,只有二十三岁的青春里头呢。你很快就会明白的啦——”

“我已经二十四岁了,事实上。”勇利纠正。维克多眨了眨眼。什么?

“什么时候?”维克多问。

“我不知道,大概几周前?我生日是十一月二十九号。”勇利解释。

有个小小的声音在他脑子里喊起来。“给他那些手套,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你可以把它们当做延迟的生日礼物!上吧上吧!”

维克多猛的摇头,抬起眉毛看向勇利。“那好,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你的生日然后我们庆祝一下?”维克多问。勇利耸肩,从鞋尖上抖下点雪来。

“我不知道。我猜我只是……忘了?”勇利短促的笑了笑,“一般来说,我只会和披集出去玩玩。这不是大事。”

“那我们一起庆祝一下生日如何?”维克多建议着,向他走近一步。“圣诞节晚上来我家怎么样?我们可以看电影,喝热可可,还可以给马卡钦穿驯鹿装什么的——”

勇利夸张的吸气。“噢你怎么知道我的弱点是可爱的扮成驯鹿的狗?”他问。维克多大笑。勇利也跟着他笑,两人明亮欢快的笑声很快合为一体。“好吧,虽然这的确很吸引人,可我一整天都会和我家里人待在一起,直到二十七号,所以恐怕我是只能拒绝啦。”

“那就平安夜。”维克多迅速提议,勇利摇头。

“我有约会了。”他说,调转脚跟沿着人行道继续走下去。

几秒之后,勇利忽然意识到维克多还钉在原地,目瞪口呆到动不了一丝一毫。勇利走回他旁边,偏过脑袋。“怎么了?”他问。

维克多眨眼,一遍遍在脑子里重复处理这句话。勇利要去约会。勇利要在平安夜去约会。勇利要和一个人一起在浪漫的气氛里度过夜晚而那个人不是维克多??????????

维克多皱起鼻子。“对不起,你说什么?”维克多说,感觉脑袋的某处在刺痛着。

“怎么了?”勇利问。

“你要去约会?和谁?他们是谁?你在哪儿认识他们的?你们打算去哪儿?”维克多一口气提了一大堆勇利的个人问题。

“维克多,冷静。”勇利说,伸手推着维克多的胸口好让他们俩别太靠近,然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是个男的,这是披集搞的双重约会。”

该死的披集!

“他对某人有点意思,希望我能作为朋友同行,好别太尴尬。”勇利解释,“我没期待能遇到什么能在一起的人,所以如果你介意的话……”

“我?我不介意。”维克多说。勇利抬起一边眉毛。

“你真的不介意?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几秒前是谁问了二十个问题的?”勇利反问。维克多缩了缩脖子,干笑着把勇利的毛线帽往下拉了点,好让他暂时把注意力从自己的惊慌上移开。

“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谁成功把我的小女神美丽的心偷走了的。但是如果你说什么都没发生,那我想我们还得等等。”维克多说。勇利把帽子扯回去,叹气。

“难说。也许我会喜欢他,也许不会。披集说他还蛮可爱的。”勇利继续说下去,维克多恨恨咬牙。有什么东西正从他嗓子里冒出来,留下苦涩恼人的味道。是嫉妒?不满?还是维克多对一直以来相信着,勇利会在他把事情搞清楚的时间里一直保持着对世界上任何一个人“无限制”的自己的恼怒?也许是这三者的混合体吧。

“唔,好吧。”维克多嘟囔,以更快的脚步继续走起来。勇利追上他,跟着他的步子踏过雪地以及被推雪机修过的平滑地面。

“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然后你问了我一箩筐情感问题之后,你又在我说我要和某人去约会的时候像疯了一样。”勇利指出,听起来相当惊讶。

“我没有。”维克多撒谎了。他不是因为勇利而忽然表现得疯狂,是因为自己。勇利那么美,因此有另一个人像维克多那样看到他身上的美,并且能比维克多更自由的表达他们的渴望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在展览之前剩下的两个月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你发了,”勇利跟他争辩,伸手指着他额头中央。“你嗓门提高得不止一点,而且你把你眉毛皱成那种样子,你一般只有在看到一幅烂的不行的画的时候才会这么干。”他说,维克多抬手盖住自己额头。

“我真的没有,勇利。”维克多忍住自己胃里翻搅的恼怒,努力用一种甜美友善的语调裹住自己的话。勇利瞥了他一眼,但没对他不自然的声音做出什么评论。几分钟之后,他们又到了往日那个他们分道扬镳处的红绿灯,途中维克多一直反复用大脑里的大铁锅试图煮烂那个他已经知道的事实——勇利下周这个时候会在和一个可爱的男孩约会,一个可爱的年轻的男孩,而不是维克多这个离三十差不了几年,离头发全都掉光也差不了多久的大叔。

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他有多久没出门和什么人约会过了。他的上一段关系结束在一年前,在遇到勇利之前他也没试图找到谁去约会。勇利会觉得年长的恋人更有吸引力,或者他更喜欢年轻的?那个男孩究竟有多可爱?披集有在哪儿发过和他的自拍吗?他马上就回去把披集的Instagram翻个底朝天来搞明白这事,因为勇利他值得最好的。

勇利在红绿灯前停下脚步,回头望向维克多的脸。“我到家的时候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行吧?”勇利说,维克多举起手挥了挥。

“好。我想直到圣诞之后我们都不会再见面了。”维克多说,勇利默默点头。

“是啊……所以我想现在该说晚安了。”勇利说,维克多嗯了一声。他们又一次陷入已经成为两人日常的那种安静中,这挺舒适的,比刚才冰场上的感觉好多了。

“晚安,勇利。圣诞快乐。”维克多对他说,勇利咬了咬下唇。维克多冲他最后微笑了一下,转身走向另一个方向。不过勇利叫住了他,然后转眼出现在他跟前,伸出胳膊环抱住他并把脸埋在维克多锁骨的位置。他的胳膊很快绕过维克多的肩膀,后者的手臂本能的缠上怀里那个人的腰。

“这只是个约会,我不会和他结婚,”勇利说着抬起眼睛,透过薄薄的一层睫毛看进维克多的眼里。

“我跟你说过了,我没因为你要去约会而生气。你不属于我,所以这没什么。我完全不介意你约会。”维克多尽可能冷淡的说着,尽管他内心离勃然大怒只有一毫米远。勇利哼了一声,柔软的脸颊就贴在维克多心脏上方一点的位置。他抬起一只手指,温柔的戳了戳维克多的眉间,脸上带着点羞涩的笑。

“你又这样啦。”勇利说。维克多伸手捧住勇利的脸。它在他手里温温软软的,还散发着热度。紧接着他收紧手指挤压勇利的脸,直到他的嘴唇被迫嘟起来,然后维克多冲他吐了吐舌头。

“圣诞老人会在你的长筒袜里塞上一大团煤球的。”维克多恐吓他,勇利大笑,忽然充满了勇气去捏住维克多冻红的脸颊拉扯。

“哦真的吗?我打赌你绝对在皮孩子列表的榜首。”勇利调侃道,维克多抬起眉毛。

“你介意告诉我我犯了什么事吗?”维克多问。勇利放松了他捏着维克多脸颊的力道。

“好,”勇利开口,抬头看向维克多的眼睛。后者静静等着他的下文,可从那两片嘴唇里再没吐出什么话来。勇利的眼里闪烁着街灯的光芒,它们迷惑着维克多,吸引着他靠近然后更紧的把他揽在怀里。维克多把他的手从勇利柔软的脸颊上移开,改为抓着他肩膀,他看见勇利的嘴唇颤抖着,就像是什么呼之欲出的东西卡在他舌尖。

温热的吐息从维克多唇边离开,化为白色的水雾消散在空气里。然后他微笑。

“我在想他看你会不会就像我看你一样。”维克多低语,勇利眨了眨眼,一脸困惑。维克多握住勇利的左手举起来,拇指推开手套的边沿,露出苍白的皮肤。他低头吻了吻它,一个纯洁的、蜻蜓点水的吻,然后看着那片皮肤立即绽放出生机勃勃的颜色。他看向勇利,后者已经满脸通红了。

“对,这种表现。你的美吸引我太深了。”维克多贴着他展开的手掌低声说着。勇利闭上嘴唇,震惊的瞪大双眼,看着维克多勾起唇角偏过脑袋。

“但是你知道,我不会让任何小猪拱走我的缪斯的,无论他们有多可爱。”维克多笑着说,语气听着有点严厉,但他是故意这么干的。

他引着勇利的手离开自己脸前,紧紧握着它。“祝你圣诞快乐,勇利。”他再次说出这句话。勇利还死盯着他看,就像他正在试图理解刚才几分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这种反应让维克多胸口里荡漾迷样的满足感,然后转身走去。“晚安~”他唱着,沿着人行道踏雪回家,留下一连串脚印,身边汽车疾驰而过。

他听到身后勇利大喊“圣诞快乐!”,于是他忍不住笑了,挂着满脸的笑容走回了家。

—————————————————

大约凌晨三点左右,维克多的大脑忽然提醒他想起勇利就要和一个可爱的男孩去约会。

于是他一直清醒着躺到太阳升起。

—————————————————
下次更新大概就是约会了哈哈哈哈哈哈
期末考语数外大概是没考砸,希望能有班级前三吧。

评论(24)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