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这里灰火
目前文野全职YOI,cp杂食啥都吃
虽然想当个画手可是最近翻译起了同人文

【授权翻译/维勇】Like Your French Girls

Chapter.3(3)
*标题来源于《泰坦尼克号》中的台词“Draw me like one of your french girls.”,大意为“我来摆个妖娆的姿势给你画。”
*授权翻译,手机无法使用超链接,授权见个人页面。
*共七章,英文原文十万字多一点。
*翻译多为意译故不够精确,好的地方属于原作者,bug和生硬都是我的锅。
*因为被催睡觉所以没翻完也没修,也许我明天会起来修……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398177/chapters/19241185

—————————————————

“你干了什么?”

尤里又朝着画架方向扔了把刀,一点也不担心他会把刀搞坏。毕竟维克多在烹饪方面糟透了,以至于他可能永远也不用它们。

“妈妈说她跟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听起来很沮丧。而且她很担心你男朋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会不会为此像毕加索那样把你耳朵割下来,或者干点别的疯狂的事。”尤里面无表情的说着,同时又往画架上扔起了剪刀。

“毕加索没有——好吧告诉她一切都很好我不会搞出这种事的。”维克多说,皱了皱鼻子。尤里扭头看他。

“所以他终于甩了你了?”尤里问,维克多双手抱臂。

“我们连第一次约会都没有呢,所以算不上是他抛弃了我。一切都很好。他只是……明晚要去和一个可能比我年轻很多的男人约会。不过这没事,完全没事,我毕竟不是他的男友,所以没事。”维克多重复。

“你现在内心早就崩溃了,难道不是?”尤里问,语气里透露出他看到自家哥哥陷入困境的幸灾乐祸。维克多叹气,跌坐进餐桌旁的椅子里。

“就算我快三十了我看起来也挺有魅力的,对吧?”

“我他妈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你那愚蠢的小男友,”尤里说,打开冰箱给自己拿了另一瓶汽水。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是个年轻的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你会被一个比你大的家伙吸引吗?”维克多问他,手指顺过他的发丝,下意识的在一个头发开始变得稀薄的区域徘徊起来。尤里一脚把冰箱门踢上,噗的打开了汽水。

“如果他别碰我,别盯着我看也别跟我讲话,只是给我买买东西的话,那也许会吧。”尤里一条条列着条件,抬头灌下一大口饮料。维克多受到了惊吓,他记忆中的那个尤里还会在雪地里做雪天使,甚至会因为他的热巧克力里放了太多棉花糖而哭哭啼啼。那些纯真的日子去哪儿了???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执着于这个??他和一个比你年轻的人约会那又怎样??”尤里说着,扑进维克多的沙发里,“我倒宁愿你真的仅仅是个老傻逼,就像那些假装他们只有二十一岁的恶心老头子一样。而且我们早就确定他无论如何都对你有点意思,毕竟你对他做了那么多坨蠢事。如果他仅仅因为你老就不喜欢你,那他是个比我之前认为的还要傻逼的家伙。”

这又简单粗暴又没礼貌,可维克多能从尤里那“你他妈闭嘴玩球去吧”的糟糕表层下头听出善意和安慰的讯息。他抚着心口,被它们深深感动了。

“你真的很关心。”维克多揭穿他,从椅子上起身然后把自己挂到沙发背上,两条胳膊搁在尤里肩膀上。尤里立即开始四处拍打晃荡,试着把维克多正试图给他一个紧紧的充满爱意的拥抱的手臂甩掉。

“我一点也不关心!我只知道你在沮丧的时候太他妈烦得跟屎一样,所以拜托你不要再困扰你的感情问题了并且在我把饮料泼出来之前赶紧把我放开好吗!?”尤里咆哮着,在维克多胡乱的吻了吻他发顶的时候甩着腿蹬空气。马卡钦也开始在他们旁边蹦哒着踱步,试图找到一个机会跳进他们之间,也扑到尤里身上。

作为最后的抵抗,尤里猛地往前倾身然后向后给了维克多一个头槌。不过这对维克多造成的伤害比对尤里的小多了,毕竟少年没过几秒就迅速捂住了自己的脑袋。维克多大笑着揉乱尤里的头发,挪到画架跟前去拿他的速写本和放在一旁的手机。他的手机在他拿起来的同时亮起一条通知,维克多点开它,于是他的Instagram打开了披集的某一条动态。

689 likes

Phichit+chu: @yuri-katsuki is gonna look FIIIIIIINNE AF tomorrow nite! #datenight #merrychristmas #clothesshopping #bff2therescue

689个喜欢
Phichit+chu:@yuri-katsuki明天晚上会看起来超超超超棒!#约会夜 #圣诞快乐 #买衣服

那是张勇利站在更衣室前摆pose的照片,他看上去有点尴尬,可还是照做了。他脖子上绕着黑色的围脖,穿着有羊毛领子的假两件套夹克,还有一条牛仔裤恰到好处的包裹住他的大腿和屁股,脚下踩着一双设计精良的鞋。

“去你妈的,披集。”维克多低骂。

不过无论如何他还是给照片点了喜欢,因为勇利真的看起来很棒。

“他们会去哪里呢。”维克多对自己嘟囔。尤里抬起眉毛回过头瞅他,一脸怀疑。

“你在计划什么呢?”他问。维克多摆摆手。

“什么也没有~”

“我对上帝发誓,如果你明天一整晚都还在抱怨那人的事,我会多锤你二十八下。”尤里恐吓他。维克多只是微笑,耸了耸肩。

“我能忍受。你打的不怎么重,尤拉。”维克多温柔的说。尤里皱眉。

“我会让米拉也揍你二十八下的。”

米拉可是能闭着眼把尤里举起来的人。那大概真得疼。

维克多叹气,坐到他画架跟前。“别担心,明晚只有你、我、米拉,还有卡拉OK。”

“我说过我不想去K歌!”尤里怒吼。维克多撇了撇嘴唇。

“可我才是寿星。你难道是说你不想唱几首歌来鼓舞一下你温柔善良愿意为你做任何事的大哥?有了你的鼓舞他才不会想到他钟情的男子正在和另一个男人约会哦?”维克多抱怨。尤里站起来,把他的饮料搁在咖啡桌上。

他走过去站在维克多跟前,挥拳砸上维克多右肩。这有一点疼,但并没有多到让维克多疼得蜷起来。不过为了尤里,他还是假装了一下这真的很疼。

“要是你现在再不闭嘴,你就得迎来你的另一个二十岁了。”尤里粗声朝他吼,维克多配合的露出了被吓到的表情。

“那好吧~”维克多说,语气里透出点安抚的意味。尤里长出一口气,跺着脚走到一边,跌进柔软的沙发里。马卡钦跟着跳上沙发趴到尤里膝盖上,假装它是尤里那只娇小的小猫咪而不是一条巨型犬。尤里低吼着要它下去,但是那只狗只是掉头在尤里伸直的腿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尤里低声咒骂了两句,瞪了那条狗一会,然后开始心不在焉的摸着狗喝饮料。

维克多的视线回到手机屏幕上看着勇利的那张照片。还有不到二十四小时,就会有人愉快的看着勇利特意为他穿上的衣服。他还很可能把头发向后梳,脱下眼镜,然后在聊天的时候露出他那种双颊红润的可爱笑容。

维克多把手机贴上额头,内心尖叫着深深叹了口气。

—————————————————

维克多觉得,他不该为了购物中心里被最后一秒来选购给爱人的礼物的人潮挤满而吃惊,可他还是被那些在他身边来来往往,手挽着手紧偎在一起的情人们搞的有点不爽。他们就没什么别的地方可以去,而不是老在这提醒维克多勇利正和某个男性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吗??

“他们说这里有家很棒的热巧克力店,会给穿着丑丑的圣诞毛衣的顾客打折。”米拉说,划着屏幕刷她Facebook首页的动态。

她穿着一件深柠檬绿的毛衣,一头漂亮的绒毛驯鹿从腹部探出前半身,后半身即在后腰处晃着尾巴,如果去戳戳鹿鼻子,它还会发光。维克多完全不明白她到底在哪儿找到这种东西的,也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内心蠢蠢欲动着也有那么一点想要一件类似的。

“最好真的是很棒的热巧克力。”尤里嘟囔。他绝对会死死坚守住他的皮质大衣的,直到他们到饮料车前头再解开它露出他那件深红毛衣,以及绕在毛衣胸口像超人图标一样绣着的“Merry f*cking Christmas”。是维克多去年给他买的这件毛衣,他很高兴尤里没像他刚收到这件毛衣时威胁的那样,在狂怒中把它烧了。

“这不错。我记得勇利有跟我说过一家热巧克力店——”尤里猛地转身给维克多肚子上来了一下。鉴于这一下实在太出其不意,维克多还是被打疼了,他觉得自己需要几秒来缓缓。

“我说了别再提他了!这已经是你第五次说他了!”尤里吼他,转过身接着走。维克多揉着肚子叹气,然后继续跟着前面的少年穿过拥挤的购物中心。他觉得他真的没有提到勇利那么多次……上次说到他应该有……一个小时了吧(那时他们正穿过公园,维克多大声说也许他们会在冰场,于是尤里冲着他脸投了个雪球。)

等到他们走到装饰着巨型圣诞树的购物中心中央,维克多看到树底下一条由穿着难看的圣诞毛衣的人们组成的长龙,并且队伍还在变长。米拉呻吟起来。

“我们应该早点儿来的~”她抱怨。尤里咂了咂舌。

“所以让我们赶紧忘掉它然后到别的地方去吧。”他吐了口口水。米拉冲他撇了撇下唇。

“可我现在真的很想要热巧克力。”她叹息着看向维克多。“你的决定呢,咱们的寿星?”
维克多耸肩。“我不介意等等。它大概会动的很快。”他这么提议。于是米拉咧嘴笑起来,愉快的击掌,拽着尤里的手腕把某个小朋友拉进队伍里,维克多则慢悠悠的跟在他们后头,东张西望的看四周的购物者们。

这家购物中心在圣诞夜会关得非常晚。他们很有可能买完可可就出门到沿街的商铺晃悠晃悠,直到其中某家店惊艳到尤里再停下脚步,最后在卡拉OK那里结束这个晚上。维克多整个晚上都还没看过一次披集或者勇利的Instagram,他觉得要是他这么干,他就可能控制不住往勇利那里飘的理智,或者说太多关于他的事以至于超越尤里和米拉的忍耐范围。

他抬头望了望圣诞树,看着树梢上挂着的那些白色金色的精致装饰物,还有四周缠绕着的亮闪闪的银纸。它们在灯光下流光溢彩,透出奇妙和梦幻的气息。他的目光渐渐向树根移动,掠过底层装饰性的假礼物,然后忽然定住了。

他看到了披集,胳膊搭他身旁的人肩膀上,正因为什么有趣的东西哈哈大笑。在他身后几步远的地方,勇利正和一个头发乱糟糟的黑发青年肩并肩走着。他们并没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而且维克多从他这个角度能看见勇利脸朝着前方,也并不在聊天。那个家伙——他没多可爱——也没试图跟勇利说话。

“嘿!维克多!”尤里大喊起来,维克多低头看向他的弟弟,他和米拉正等着维克多加入他们的行列。维克多和他们对上眼,又迅速抬头去看那支正停在书店门口的约会小分队。

他回头看看尤里和米拉,然后是勇利和那个男性。

尤里和米拉;勇利和那个指着书店看着勇利,问他要不要进去的男性。

尤里和米拉;腼腆的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和跟在他后头的约会对象一起走进店里的勇利。

尤里和米拉——

“你他妈就不能快点!?”尤里尖叫。站在他们前面的某位母亲恶狠狠的回头瞪了他一眼,捂住了她家孩子的耳朵。不过了解尤里如维克多,他并不会大惊小怪。

维克多靠近他的弟弟和米拉,手探进大衣口袋里去够钱包,眼睛还定在刚走进书店的勇利身上。

“我得去趟厕所,”维克多说,然后随意把钱包塞进米拉手里,甚至都没看她一眼。“给我带块糖霜曲奇之类的东西。我很快就回来。”维克多急匆匆抛下两句话就大步流星的走开他们俩身边,丝毫没听见尤里吼着跟他说厕所是另一边。

他一脸正常的跨进书店,成功的没有引起旁边那个正玩着他约会对象的围巾的泰国人的注意。随后就立即开始四处张望着在一排排书架间穿梭起来,试图找到勇利还不被发现。

他现在已经想好一个当勇利问起时回答他为什么在这儿的理由了,他也可能自己语气平淡的提起来,或者趁着他的约会对象还在四处溜达直接执行。不过维克多决定直接忽略这件事,也许事情不会变那么糟。

……也许吧。

他在杂志报刊区停下,敏捷的闪到书架后头藏起来。那个瞎子一样的约会对象正哗哗的翻着一本科学理论杂志,看起来表情平淡毫无动力。不过,勇利并不在他旁边。维克多甩了个他自认为最凶狠的眼刀过去,里头含着“你真没多好看”的意味——当然那人并没注意——然后继续他搜索勇利的行动。

维克多在经过艺术区时停下脚步。嗯,他的确需要一本讲如何画出独具特色的色彩的书。创作两幅相似的“披萨”画会是个好主意,就像是把早饭和午饭连到一起吃,一切都互相呼应。他转过书架边,恰好看到勇利把一本美术书塞回书架里,于是猛地顿住了。他还没注意到维克多呢,他正背向维克多的双眼。

维克多的视线忍不住往下挪——那条裤子穿在勇利身上真是太完美了。保佑你,披集——然后在勇利拿出另一本书时猛地收回。维克多回头望了望他上一次看到看见那个约会对象的位置,接着又看向勇利。这途中他还注意到几尺外有一个通向外面的出口。他得快点行动了。

维克多慢慢蹭过去,眼睛看着顶层摆着的书册,然后看准了勇利全神贯注的盯着他正在浏览的那本书的时机,抬手刻意碰掉了一本书,让它恰好落在勇利脚下。

勇利顿了顿,出于礼貌很快转过身低头去捡那本书,而维克多此刻也迅速弯腰去拿。于是维克多的手轻轻擦过了勇利的手背,溜冰者抬起头,对上维克多微笑着的眼睛。

“维、维克多!?”勇利吓得结巴起来。维克多冲他笑。

“勇利!在这儿碰到你真是太巧啦!”他的音调像在唱歌。

两人都站起来,勇利把那两本书都抓在手里。“是什么把你带来美术区啦?你难道想当个新鲜出炉的新锐画家吗?”他问,摸了摸下巴,嘴角噙着点调戏的意味。勇利把书抱在胸前。

“我正打算问你同样的事。”勇利说着偏过头,“我以为你说过你今晚要和你弟弟和你朋友出去玩的。”

维克多挥挥手绕过这个话题。“啊,他们正在买热巧克力,于是我想来这儿看看找本实用的书。”维克多解释。勇利低头看了看他怀里那本刚才维克多碰掉的书。

“……你想要《美丽性器官的艺术》?”勇利问,大声念出了封面上的书名。维克多抖了抖。他看向勇利,然后是他手里的书,内心咒骂自己没在碰掉书试图吸引勇利注意力之前没好好看一眼标题。他伸手去取那本书,脸上笑容有点扭曲。

“啊,对,你知道,是给我一朋友的。他正在沉迷于这类东西。一个圣诞惊喜,”维克多说。勇利唔了一声,让维克多从自己怀里拿走那本书。维克多低头看了眼标题,在看见那行巨大的烫金字体时皱起了眉头。

《如何做出好玩的立体书!》

维克多眨巴眨巴眼睛。

他抬眼看向勇利,后者正露出一丁点调皮的笑,左右晃荡着身体。

————————————————————
因为又是临时起意所以有点短,这一段其实还没结束可是来不及了
我也想喝热巧克力——
最近喝冷的门牙疼喝热的也门牙疼,要是外面冷连张嘴呼吸都门牙疼,牙齿敏感真麻烦啊……

评论(14)

热度(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