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这里灰火
目前文野全职YOI,cp杂食啥都吃
虽然想当个画手可是最近翻译起了同人文

【授权翻译/维勇】Like Your French Girls

Chapter.3(5)

*标题来源于《泰坦尼克号》中的台词“Draw me like one of your french girls.”,大意为“像画你那些法国模特女孩儿一样画我吧。”
*授权翻译,手机无法使用超链接,授权见个人页面。
*维克多画家,勇利花滑爱好者。共七章,英文原文十万字多一点。
*翻译多为意译故不够精确,好的地方属于原作者,bug和生硬都是我的锅。
*总之第三章总算结束了!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398177/chapters/19241185

——————————————————

勇利正在打开他的手机,闻声一脸担忧的看着维克多。“他听起来很生气,”勇利说,维克多搓了搓脸,摇头。他又听了剩下几条消息,无一例外都是尤里尖叫着用俄语诅咒他骂他,背景里披集和米拉唱着八十年代的流行歌曲以及九十年代男孩乐队的歌。

“他很快就会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竭的。他总是这样。”维克多这么说着站起来,然后伸出手帮勇利也从雪里起来,手指在他手背上磨蹭着画圈。

“你的弟弟?”

“对,他挺可爱的,对吧?”维克多欢快的说。勇利一脸困惑,勉强笑了笑。

“我猜是的?”勇利话里疑问的成分更多。维克多胳膊环住他双肩,手掌上下搓着勇利的手臂好让它快点暖和起来。勇利抖了抖,但很快放松的长出一口气,笑起来。“谢啦,我是挺需要的。”

“我的荣幸。”维克多嘟囔,低头看向勇利手里的手机。“我觉得你得在披集来找我之前打电话告诉他你挺好的。”维克多说。勇利大笑。

“我不想他来找我们,你也不想对吧?”勇利笑着说,拨通了披集的号码。

维克多把勇利身上的雪全都掸下来,勇利也帮他这么做了。维克多又花了点时间才从雪地里找出那把刚才被他们埋了的伞,然后撑起来挡在两人头顶。他们挤作一团来互相汲取体温,勇利环着维克多左臂,举起手机放到了耳边。

“披集?……啊,我挺好的……我们都挺好的……他?……哦,呃,我们在公园里,”勇利张望四周,“有露台的那个?你三月在这儿自拍过的?……对……哦那我们离得不远……好吧我们几分钟过后就到……嗯,再见。”

他挂了电话,抬头看向维克多。“他们现在已经离开卡拉OK吧了,”勇利说,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我们离购物中心只有几条街,过去不会太费时间。我们在那边那个红绿灯右转,然后直走。”勇利说。维克多思考了一下。

“我们能先买杯咖啡吗?”

“维克多,到圣诞节早上只剩几分钟了。现在没有开着的咖啡店了。”勇利说着打了个哈欠。于是维克多用了点力捏了捏勇利的胳膊。

“如果我们还得走一阵子的话,别在我身上睡着了。”维克多柔声说。勇利摇了摇头,把脑袋靠在了维克多胳膊上。

“跟我说说话就好。不会的。”勇利嘟囔。维克多轻声笑起来,温柔的抓着勇利胳膊领着他往前走。

“嗯……我该和你讲什么故事?”维克多大声问他,勇利耸了耸肩。

“再告诉我一个尴尬的约会故事好了。”勇利说。维克多大笑。

“你真的很爱听我的糗事。我漂亮的缪斯不会其实是个虐待狂吧?你是吗?”

“不是,”勇利靠着他胳膊低语。“我只是喜欢听你的声音。”他说,声音只比耳语响一点点。

短暂的停顿,勇利又加上一句。“而且它们很有趣。”

维克多叹气。“好吧,我想我能再纵容你听几个故事。”他说。勇利哼了哼。他们在寂静中走了一段,走到了公园外的人行道上,径直往红绿灯走去。维克多低头看向勇利发丝上沾着的那点开始融化的雪,然后目光扫向他看起来很柔软的嘴唇。他现在尝起来一定就像樱桃……

勇利抬头看他。于是维克多笑着转过头,假装自己笔直的看着那个红绿灯。

“好吧,一个故事……让我跟你讲讲一个跟我说他完全符合他的约会简介,以为我真的不会注意到他身高不是五英尺十一英寸的家伙吧。”维克多缓缓到来,而勇利已经笑进了维克多的怀里。维克多觉得,他爱着此时的每一秒。

——————————————————

就像他之前说好的那样,在他们慢悠悠的走向商场停车场里剩下的最后两辆车时,尤里一看到维克多就冲过来开始打他。维克多知道这个少年真的挺累了,因为他的拳头软的就像是爱抚,而且他仅仅只是有气无力的不停骂着维克多“笨蛋”,用词完全没有他平时那样的丰富多彩。

勇利正在被披集斥责,但这只是充满了善意与关怀,并且途中披集频频朝维克多这儿侧目,微笑着或者干脆放声大笑,旁边被骂的勇利则早就满脸通红。无论何时勇利越过维克多的车和他对上目光,维克多都会冲他微笑,勇利也会回他一个笑。

尤里此时就会讨人厌的把他的手在维克多脸前晃,好让他把注意力放回尤里对他的恶言恶语上。可维克多听个五秒钟,或者还不到,他的脑袋就会转到勇利那边继续盯着他。

“所以那就是你的缪斯了。”米拉说,她看了一眼勇利,然后转过头冲着维克多举了举拳头。“他是个可爱的家伙,”她笑着说。

维克多愉快的举起拳头和她撞了一下。“我知道他是。”维克多吸气,然后重重叹气,又一次回头去看勇利,这可能是第十二次了。一个拳头忽然砸上他胸口,维克多痛苦的把他的眼神从勇利身上撕下来转移到尤里身上,后者正瞪着红通通的眼睛呲牙咧嘴的看着他。

“你他妈不听我说话到底在干嘛!?”尤里怒吼。维克多抬起手放在心口。

“我们打算私奔了。恭喜你,尤拉,你要有个哥夫了。”维克多笑着说。尤里啐了口口水,把手塞进他的派克大衣口袋里。

“好啊。那意味着你得鼓起你的所有勇气告诉他你的感受,而不是在这儿干着你那愚蠢的恶心的跟踪狂的行径。”尤里说,扔给勇利一个恶毒的眼神,“他根本算不上可爱,现实生活中他看起来更胖了。”尤里谩骂着。米拉拍了拍他的肩膀。

“别那么粗鲁。你累的时候总是特别暴躁,尤拉。”米拉说。尤里咆哮起来。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我们该回家了’!?我跟你说了我不想去K歌!”

“啊,但你发现那里有九十年代重金属音乐的歌单时你相当的投入不是吗。你表演的很棒啊。”米拉哄他。尤里张嘴冲着年长点的女孩的骄傲笑容吐了口口水,这让她有点恼火。就在此时,维克多余光瞟到勇利正在靠近。

他转过头面对溜冰者。勇利不停动着脚前后磨蹭地板。

“呃,我们现在要回家了。”勇利说,转头朝向尤里和米拉低头鞠了个躬。“我很抱歉今晚让你们这么晚还呆在外面,还带走了你们本该一起度过愉快时光的维克多。”勇利道着歉。米拉摆了摆手。

“没事~我们可以愉快的度过明天,看着他一个个打开他买给我们的礼物。”米拉说。维克多眨眨眼。

“我买了礼物?”他问。她点了点头,手伸进身后的口袋里。

“顺便,这是你的钱包。”她说,把维克多的钱包丢给他。维克多勉强接住了它,然后盯着手心里的钱包看了一阵子,默默叹气。好吧,他本以为他的钱还好好的。

米拉帮披集把所有的礼物从他的后备箱里转移到维克多身上。勇利转过身面朝尤里,双手交叠在背后。

“呃,我是胜生勇利。很高兴见到你,维克多说了很多跟你有关的事。”勇利说着,伸出手做出友好的欢迎姿势。尤里啧了一声,重重跺着脚走过去,差点踩到他脚上。

他和勇利的高度还差上一点,尽管维克多很确定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还会长高的。但是鉴于尤里周身正散发着愤怒和居高临下的强烈气势,勇利开始在这个少年的瞪视下瑟瑟发抖,就好像尤里才是他们两中的那个成年人。

“我讨厌你。”尤里开口。勇利脸唰的白了。

“哈、哈?”

“你让他比平时更烦人了。”尤里抱怨,食指指向不远处的维克多。“看到你的脸糊满他整个公寓我简直都要吐了,他的Instagram上还全是照片,每次他在我工作的时候看见我他都不能闭嘴不提你的事!”尤里冲着勇利吼。

“啊,呃……嗯……”

“而且他都快把你烧了你还绕着他转悠!?为啥啊!?你知不知道他吃雀巢奇巧巧克力的时候是整个吃的而不是像你应该做的那样掰开!?他只要吃完一包爆米花,就会把袋子旁边的黄油全都舔干净!这太恶心了!而且他妈的他喜欢在慢车道上和人赛跑!你为什么喜欢他!?”尤里不断控诉着,然后被赶来的维克多拉到了一边。

“好啦,好啦~我们马上就把你放回床上~所以乖乖坐进车里。”维克多说,手指紧紧扣着尤里的肩膀,以相当不温柔的动作把尤里往车子那里拽。维克多重新转头看向勇利,后者正试图消化这超大的信息量,并叹息着发出长长的“哈”声。

“等你跟他熟了之后,你就会觉得他的臭脾气讨人喜欢啦。他只是在累的时候会更暴躁而已。”维克多解释。勇利点了点头。

“……你跟你妈妈提了我?”勇利问。维克多觉得他的脸颊有点发烫。

“啊,呃,你知道的,因为你是我的缪斯嘛,我妈妈就很好奇我给展览的画作主题是什么。就是这样啦——”

尤里已经回到了维克多旁边,抬头看着勇利的脸,想起了另一个可以添进他充满困和愤怒的怒吼里的事件。

“她一直在试图把我的房间里塞满那些愚蠢的给你并不存在的孩子的东西——”维克多赶紧抓住尤里,把他在自己怀里转了个圈,试图把他的脸摁进自己胸口。后者在他胳膊圈起的空间里不停挣扎,尖叫着踹他,维克多则粗暴的把他摇来晃去,刻意放声大笑。

“哦我亲爱的可爱的小甜心弟弟,你太困了,你看你都在编瞎话了!”维克多说着,使劲固定住尤里的脑壳,“我会快点把你和米拉弄回家的,快点米拉!”维克多嚷嚷着,回头却看到米拉和披集站在一起兴致勃勃的看着这边一场闹剧。

米拉已经把她的手机镜头对准了在维克多怀里又踢又踹的尤里,另一只手捂着嘴好把她嗤嗤的笑声憋回去。披集也掏出了手机,但他没在拍,只是努力憋着笑。维克多艰难的打开了轿车后门,强行把尤里塞进了后座。

维克多关上门,松了口气,转头重新面向勇利。后者站在那儿,眨着眼睛,露出像猫头鹰一样的迷茫表情。维克多撑着腰,微笑着耸了耸肩。

“少年嘛。”他说,口气就像勇利能懂一样。

大约一两分钟之后,勇利像是真懂了一样点了点头。

维克多靠近一步,两手插进口袋里。“所以,直到跨年夜我都见不到你了……该说再见啦,我美丽的缪斯。”维克多撅着嘴说。勇利微笑。

“如果你那么想我的话,我可以经常打电话给你。”

“啊,毕竟你真的很想听我的声音嘛。”维克多揭穿他,后者锤了下他肩膀。维克多捂着肩撅起嘴,露出夸张的像小狗崽一样的受伤表情,搞的勇利大笑起来,然后挡住自己的笑容。维克多露出笑容,然后跟着大笑起来。

“下次再见,勇利。”维克多笑完了,端正了一下自己的姿势低声说。

“好……”勇利说。他们互相看了好几分钟,谁都没转身走向他们各自的车,仅仅只是唇边挂着傻笑凝视彼此的脸。勇利舔了舔唇,于是维克多的目光追着他的舌头移动,甚至都没有意识到勇利靠近了他,胳膊环上了他的脖子。

他踮起脚把脸埋进维克多脖子里。维克多能感觉到他贴在自己脖子上的皮肤发着烫,他的身体在颤抖,但是当维克多也环上他的腰,手从两肩中央抚摸着下移到下腰部的时候,颤抖停止了。

“……生日快乐,维克多。”勇利用只有维克多能听到的音量呢喃,同时维克多的嘴唇若有若无的擦着勇利耳廓。

“圣诞快乐,勇利。”

咔哒!

猛然间什么明亮的闪光在维克多视野侧边亮起,于是两个人都转过头看向米拉和披集的方向。米拉正捧着脸大声的“哦哦哦哦哦哦哦”的喊着,披集则举起手机对着他们两个,嘴里发出同样大声的嚷嚷。勇利一下子和维克多分开了,脸颊火热。

“披、披集!

“但你们现在看起来太可爱啦!我必须拍个照!”披集哀嚎着。勇利摇头摇得像拨浪鼓。

“不不不不不!删掉!不要发!”勇利绝望的喊着。米拉抓住披集的肩膀使劲摇晃。

“删掉之前发我一份!”她恳求他。勇利开始抱着头乱转。
“不!停停停!谁都不许发拷贝件!不要——披集,删掉!”他急得都结巴起来。

维克多的车门打开了,尤里探出了脑袋。

“带我回家,现在!”他朝着维克多怒吼。后者点了点头,冲过去重新把门关上。

他转过身,做出女士先请的姿势让米拉先上车,而此时披集和勇利那边正在进行手机争夺战,后者试图把手机抢过来。“你们两个,再见啦!”维克多大喊。披集挥手向他们道别,同时仍然举着手机不让勇利拿到。

勇利转过头看他们。“再、再见啦!”他喊回去,维克多微笑,打开车门慢慢往里挪。他在后视镜里看着勇利绕着车追打披集,后者始终把手机举在他够不到的范围内,直到他们爬上了披集的跑车,勇利仍然不断的恳求着披集删掉照片。

维克多启动了引擎让车子开始慢慢移动,看着远处披集的车子也打开了车灯。他看了眼车后座,尤里已经开始昏昏欲睡,脑袋上下点着,却仍然试图保持清醒然后冲着维克多大发雷霆。年长点的男人默默笑了,在尤里没尖叫得让人头痛欲裂时,他真是挺惹人喜爱的。

“你的小男友真的超可爱~”米拉捧着脸说。维克多苦笑。

“可他不是我男朋友。”

“还不是。”

“对……我觉得我坠入爱河了。”维克多嘟囔。米拉嗤了声。

“啊,对?显然嘛?”米拉说。维克多摇了摇头。

“不,像是……像是我真的爱上他了。”维克多解释着,握着方向盘的手指收紧了。“我从来没对别人有过这种感觉……我和我第一个喜欢上的男人也没这种感觉……他是完美的。他漂亮他性感他还在溜冰上如此有天赋。他很聪明他很善良他还爱马卡钦。他就是……”维克多叹气。

“哦我的天,你太痴狂了。”米拉大笑着靠在她椅子上。“所以你考虑早点告诉他你的感受吗?”她问。

“我不知道。我试着告诉他我的想法但是……”

“说不出口?”

“很难。”维克多承认。

米拉抽了抽脸部肌肉。“嗯……好吧,放轻松。你总是在开始一段关系的时候急于求成,一旦找到乐子又超级容易厌倦。他看起来真的是个很棒的家伙,如果你只是把你的感情建立在你还没消退的‘忽如其来的灵感’上的话,他会受伤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在尝试慢慢来,更加耐心的去了解他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的样子……但他在那儿的时候这太难了我只想……想亲他想抱他想……吻他。”

后座上的尤里发出了干呕的声音。呃,看来他还没完全睡着。

“好吧冷静,卡萨诺瓦*。就像我说的一样,你喜欢上某人时真的很烦人。在他没准备好迎接这段关系的时候,用你平时那样让人痛苦的热情扼死他真的毫无好处。”米拉说着,开始在她的手指之间玩弄一个红色的锁。

“披集告诉我勇利非常内向,他不是那种习惯于别人奉承他说好话的家伙。他总是想把勇利拉出去约会,但绝大多数时间他从不会再回给约会对象一个电话。”米拉解释着。维克多唔了一声,这倒是很有可能因为勇利的绝大多数约会对象都是从“装满变态的池子”里挑出来的,不过他忍住了没说。

“我知道他很内向……但我知道他也有自信和性感的一面,而这只让我更想要他”维克多说,叹了口气,“我不想动作太快把他吓跑,但有时候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他越来越对我敞开心怀了,而且也不介意我去触碰他或者他来触碰我。我是说,我有时候还是会吓到他,可我已经尽量减少这种事情发生了……但我知道我们之中有某种不‘只是朋友’的东西在发展着。”

“你是说他也对你有一样的感觉?”米拉问。维克多耸肩。

“也许吧?我不知道,我不想就这么得出结论然后给自己太多信心,”维克多说,车子在红灯前停下。“我知道他有一种内外的美,如果他不也这么想的话我会疯的。我想让他知道他有多美,无论是通过我的画还是我对他的爱。这对我来说差不多,但也许我得更努力弄好一点。”维克多解释。

“我不知道他想我做他的什么人,一个朋友,一个合伙人,一个爱人。我也不知道怎么问他。我只知道我还想要更多,可我只想做他想让我做的那个人。”维克多说。

“……那要是他只想你做朋友呢?”米拉问。

“……那我就会作为一个朋友爱着他,不再要求更多。”维克多低声说着。“我想……我想我已经过了能收回这些然后换一个人去纠缠的阶段了。那些愚蠢的手套让我意识到了这点。”维克多说着靠进椅子里。“如果他想我做他的朋友,那我就为他这么做。事实上,灵感是会消退的,也许某天我就不会再迷恋他了呢。但是仔细想想,我不觉得我能停下爱他。”

呸!

“尤拉,你睡着了没?”米拉问,回头看了看后座。

“我在试着睡着所以住嘴不要再说你那些感情过剩的爱情狗屎了。”尤里啐了一口,试着找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车门上接着睡。

维克多叹口气,打开了收音机。

“我不敢相信我刚才把我关于爱情的感受告诉了一个比我小十岁的家伙,”维克多说。米拉撅起嘴。

“那我的建议没用吗?”她问。维克多低笑。

“并不。我刚才意识到‘爱上勇利’让我遇到了一堵墙,也许我该找个比我多那么一点点经验的人去谈关于爱的事。”维克多说。米拉抬了抬眉毛。

“像格奥尔基?”

维克多抽了抽嘴角。“当然不是格奥尔基。”

他们都笑起来。米拉从副驾驶的窗户往外眺望,维克多则目视前方,思考着。

只是时间问题,他只要等着,让事情自然发生。但维克多往往是急于求成的那个。他有个一根筋的脑子,而且要是他想要什么,即使会残酷的伤害到别人的想法他也会去强求。但他不能对勇利这么做。勇利比任何挂在他脸前摇摇摆摆引他追逐的东西更重要。他值得比单纯的追求更多的东西。

他知道他爱上勇利了;现在他得在事情起起伏伏的时候让它们发生,然后学会爱勇利。

——————————————

大约三点的时候,维克多收到了披集发来的消息。附着的是维克多和勇利拥抱的照片,并说他不会把它发到Instagram上因为这是个“只为他们俩”的东西。不过他会发尤里在K歌城大吼大叫唱歌的视频,还有和米拉的自拍。但这个维克多就完全不介意了。

他把那张照片做了他的壁纸,并且让它深深的烙印进他的脑子里,直到他做梦也能梦见这个。

———————————————————
*卡萨诺瓦:意大利放荡公子的形象
*附带一个小科普,米拉维克多虽然都会说“我的天啊”,虽然翻出来中文差不多但是英文是不太一样的,维克多是“oh my god”,米拉是“oh my gosh”。因为“oh my god”也算是比较轻度的脏话(因为对宗教不礼貌之类的),“gosh”就是委婉说法,想要文雅一点或者是女孩子非要说的话会用委婉词,英文很多类似的委婉说法,比如fuck→freak之类的(虽然超常见可是fuck是很粗鲁的词了)……我觉得也许就跟“我操你妈”和“卧槽”的区别差不多吧……

————————————————————
下一章要出点事了XD

评论(34)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