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这里灰火
目前文野全职YOI,cp杂食啥都吃
虽然想当个画手可是最近翻译起了同人文

【授权翻译/维勇】Like Your French Girls

Chapter 4: don't tell me what it's all about 不要告诉我所有

*标题来源于《泰坦尼克号》中的台词“Draw me like one of your french girls.”,大意为“像画你那些法国模特女孩儿一样画我吧。”
*授权翻译,手机无法使用超链接,授权见个人页面。
*维克多画家,勇利花滑爱好者。共七章,英文原文十万字多一点。
*翻译多为意译故不够精确,好的地方属于原作者,bug和生硬都是我的锅。
*小节标题来源于Burt Bacharach的 "I'll Never Fall In Love Again"
*今日二更XD这次更新勇利并没有出没,主要是维克多和他的成年人以及未成年人朋友谈心
*我的预告太早了,出事还早着呢,起码还有两次更新

Summary:
“天呐,你什么时候跟他约会?你叨叨着跟他有关的烦恼时真太他妈烦人了。”

——————————————————

“这没有结局。”克里斯托弗指出。

美术馆长正相当单纯的用舌头玩弄着他齿间的一个笔盖——或者并不单纯——他思考的时候总是这么干。在他旁边,他的助手正不安的站着,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克里斯托弗的嘴巴上。

维克多重新看向他手里目前确定要在展览展出的作品列表,这是草稿,每张小图旁边都写着克里斯托弗的笔记,详细要求它们被展览的具体方式以及该如何布置灯光,还有它们在展览最后拍卖时的起拍价。

他的眼神扫了一遍作品清单,一次,两次,然后沮丧的咬着唇。

他是对的;维克多想要构成的勇利的故事没有结局。它们发展的太快,横冲直撞的概括了勇利的日常生活,径直跳到了勇利写意又有迷人魅力的花样滑冰部分,紧接着就唐突的结束了。

即使在他的画作中,也展现出了维克多到底是多么渴望看到勇利更多更多的美丽和自信。在那里,勇利拿下护套,完全不需维克多的引导就展现出全部自我,在冰面上绽放出他赤裸火热的情感供维克多用目光啜饮。

维克多摸了摸下巴,抬头重新迎上克里斯托弗的目光。

“那你的建议呢?”他问,露出微笑来掩盖他自己发现感情又碍着创作时的怒气。克里斯托弗又转了转齿间那个笔盖,轻轻磕着它哼了一声。助手显得更烦躁不安了,捏着他手写板的手指攥得紧紧的。

“这对你来说是第一次。你总是生来就为艺术而活,把每一点从你得到灵感的东西上迸发出的热情和其他情感抓得很牢。你这次对着你的缪斯居然做不到了,真是挺奇怪的。”克里斯托弗评论道。

维克多盯着他手里的纸张,他不想搞的勇利心力交猝,强行把他知道一直沉睡在他身体里的性感之美唤醒。勇利有一颗他试着隐藏保护在瓶子里的易碎的心;他试着隐藏他面对维克多时的不安全感,把他的困扰都藏在自己心里。这已经不再是艺术创作的需要了,维克多只想让勇利高兴,而强迫勇利敞开心扉只能得来维克多和勇利两败俱伤的结果。

“毫无疑问,你画作的对象很美。”克里斯托弗说着,从嘴里拿出那个笔盖。他的助手宽慰的长出一口气,“他有一种不知为何能迷住我的纯洁的性感。”

“如果你真想这么干的话,我不打算提供性爱主题的展览给你。”维克多说。克里斯托弗笑了,啧了一声。

“但你能看见它就在那儿,不是吗?能超越这种纯洁又诱惑的爱的,只有当它绽放出火热成熟的魅力的时候。”克里斯托弗说着,逼近一步,眼睛里放出渴望的光,“描绘你的缪斯失去他带着色气的青涩纯洁,展现出非凡热情的时候吧。所有你关于他的‘纯洁’的画作已经有了接下来情色的暗示,所以如果你担心的话,你甚至用不着再做太多更改了。”

“我最开始并不打算画他的情色感的。你这样就像个变态。”维克多用唱歌般的调子说。克里斯托弗耸耸肩,显然不打算否认这个对他的评价。

“只是一个让你不用返工太多的建议而已。以防你还没注意到,我得告诉你我们已经在装修了。”克里斯托弗说着,露出个笑。他们身处的展览里已经没几幅画了,拍卖一定已经开始,而美术馆已经准备让这个展览完美落幕了。

“我并没有想让你画他被人上的画啦。只要给我一个满意的结局就好,你知道是怎样的~”克里斯托弗低声说,手指抚过他下唇,发出某种喘息声。

他的助手满脸通红的转过身,快速道了个歉就从克里斯托弗身边走开了。

维克多闭上眼睛。“我很确定我能想出一个能让你感受到你要的官能愉悦的结局。给我点时间准备一下吧。”维克多嘟囔。

他要表现的是他想表现的关于勇利的那个故事。勇利不仅仅是一个他对着做春梦的臆想对象;他也不止是意乱情迷时只觉得好看的一张脸。他想让所有人跟他一样爱上勇利,他想让每个人看到他的美,看到他对滑冰的热情。如果他没法停止他那些太过简单的行为……如果他不能在创作整个作品时停下那些情感和欲求……

克里斯托弗拍了拍维克多的肩膀,后者回头看向他。克里斯托弗冲他露出笑容,不是那种带着调侃或狡猾意味的。它表现出了理解和冷静,就好像他知道最后维克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但他不会说那是什么。

“你的作品总能让我找到让我激动的东西。如果我不觉得你能创作出有意义的东西,我也不可能让你参展。如果你觉得他让你满意,那就向我证明。”克里斯托弗低声说着,握了握维克多的肩膀,然后手掌滑至他的腰骶部。“让我们看看你的缪斯身上真正的美吧。”他凑近维克多的耳朵,笑着拉开了距离。

克里斯托弗扭着屁股走了,只留下维克多站在原地思考着。俄罗斯男人皱了皱鼻子,叹了口气靠在一幅画着含苞待放的虎皮兰的画作旁边的墙上。他想讲述的关于勇利的故事究竟是什么?在他觉得他还有很多没了解的时候他能讲出什么故事?二十四小时一点也不够他完满的展现出他还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断深入探索的,他心中那些有关勇利的感受。该怎么办?

维克多感觉到他牛仔裤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时,差点吓了一跳。他迅速掏出手机,扫了一眼主页面。

>啊,如果你在忙的话抱歉啦!我只想告诉你披集想在派对上玩点没价值的把戏(white elephant)。

>如果你想玩的话,带样价值二十美元以下的东西吧。

>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维克多看着短信,温柔的笑起来。

>>正常的礼物还是搞怪的

>搞怪的

>>hhh听起来很有意思!加我一个!

>>我等不及见到你啦我美丽的缪斯

>才几天呢维克多
 

>>我是说,一天就太长了

>我们马上就能见到彼此了:)

>我得回去工作了。下次再聊!

>>拜拜~
 

维克多把手机捂到脸上,闭上眼睛深深叹了口气。

他不能太着急。

随着日子过去,勇利的故事自然而然就会在维克多心里有个结局的,而他真正的美丽最后也会得以展现给每个人。

—————————————————

“如果你得准备个糟糕的礼物的话,那双手套怎么样?”

“那没意思。”维克多说着,面无表情。那双手套还静静躺在他的画具包里呢。每当他拉开拉链,它们都会用太长的腕部和位置相当奇怪的大拇指提醒他,他不仅是个傻瓜还是个陷入爱情泥淖的笨蛋。

尤里轻蔑的哼了一声,掷出飞镖戳破了另一个装着颜料的气球。它里头的黄色颜料喷溅出来,沾在白色的画布以及垫在下面的油布上,还有一些星星点点的撞上了维克多的牛仔裤。

“除此之外,”维克多接着说下去,从画布上取下那些飞镖,“那得是每个人都能接受,想要的话还能拿走的东西。”

“话说回来你他妈到底为什么要花这么多心思??既然这是个恶心人的礼物,你随便塞个卷纸什么的不就好了??”尤里说着从维克多手里拿回飞镖。他瞄了比第一次投掷高一点的位置,投出去,成功戳破了另一个气球然后把蓝色颜料溅得四处都是。他看着蓝色和黄色淌到一起,混出了一种看上去像呕吐物一样很恶心的绿色,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吧,事实上勇利可能会拿到。我不想它太吓人。至少我想它是个他喜欢的东西——”

“重点是这是个恶心的礼物!他没必要喜欢!”尤里抱怨着掷出飞镖,红色的气球被戳破溅出了红色颜料。“天呐,你什么时候跟他约会?你叨叨着跟他有关的烦恼时真太他妈烦人了。”

“你得知道要是我们开始约会,他只会更多的出现在我们旁边,不是吗?”维克多指出。尤里呆站了一会,思考着这件事并看着他的艺术作品上的颜料淌成一条一条,交杂在一起的颜色搞的一团糟。维克多从尤里手里拿过一个飞镖扔出去,戳破了一个绿气球。

他很确定寒假之后尤里的美术老师一定不明白他交上去的作品到底想表达些什么。它只能尖叫着表现出尤里的懒惰和想把这个赶紧搞定的的行为……但是也许第一眼它会被人觉得寓意丰富。

“……啊。”尤里最终打了个颤。

“我每天都会告诉他我爱他的。”维克多满意的说。

“住嘴。”

“而且我们会给彼此可爱的小昵称,还会在晚餐桌子下面踢着腿玩。”维克多继续添油加醋。

“如果你再不闭嘴我就把这个飞镖深深钉进你屁股里。”尤里恐吓他。维克多捧着脸夸张的叹了口气。

“你等着看吧,尤拉~等你找到一个也让你有我看着他的时候一样的感受的家伙,你就会懂的。”维克多说。尤里啧了一声。

“如果我哪天像你那么愚蠢的沉迷于某个人,我就在工作的时候把脑袋塞进搅拌机里。”尤里吐了口唾沫。维克多微笑,手掌撑着脸颊,指尖的颜料在脸上抹花了一片。

“嗯,我该送什么呢?”维克多大声念着,低头看向正蹭着他腿的马卡钦。“马卡钦,你有什么主意吗?”他问。马卡钦舒服的窝在维克多的小腿之间。

“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在问一条狗你要——”尤里说到一半忽然停下来,瞪大了眼睛,转身看向维克多。“我也想送个礼物。”

“……什么?”

“你明明听到了!我也想送个礼物!”尤里大声怒吼,就好像音量才是维克多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的原因。维克多抱起胳膊,冲着他的弟弟抬了抬眉毛。

“你只是想跟我一起去吧?我相信披集不介意——”

“我不想过去看你对着他流口水,旁边还有米拉和披集也冲着你们俩流口水。”

“啊,米拉也打算来?”维克多问,唔了一声。好吧,他最近是有看到米拉给披集点喜欢,还动不动出现在他的评论里。那两个家伙大概在他和勇利圣诞节那次小小的出游期间迅速的混熟了。尤里啧了声,一脸不满的鼓起了脸。

“她本该和我一起出去玩的,但我猜她更愿意看你试图在那个会溜冰的猪旁边表现正常结果完全不对的车祸现场。”尤里抱怨。

维克多走过去,把手放到尤里脸上,使劲捏住他两边脸颊。尤里在他把他的脸往外拉弄出个笑,又往回挤得他嘴唇嘟起来时挣扎着大声抗议。

“我们会在球落下*之后来拜访你和妈妈的!我们可以像以前那样用苹果酒干杯,然后玩马里奥赛车*!”维克多提议。尤里强行把脑袋从维克多手里挤出来。

“我不介意!你尽管继续你那轻浮又愚蠢的迷恋好了,米拉也可以随便当她那个绕着披集转的臭老太婆——我他妈讨厌死他把我的视频发上去了!他告诉我他什么都没拍的!事实上,我不去他该高兴因为要是我去了——”尤里指着一个气球,“这个气球就会是他的脸然后——”他举起了飞镖,“这就是我的拳头,我要——”尤里扔出了那个飞镖,于是飞镖在他所有的怒火和怨气的助力下,飞翔着划过空气。

飞镖错过了那个气球,但是维克多明白了。

尤里张着鼻孔喘着气,维克多轻声笑起来。“我已经受够了听你和他的故事了,况且这还没什么好说的。爱情不该这么愚蠢的。”尤里嘟囔。维克多摇了摇头。

“它会让你愚蠢。但这只会让它更有价值,不是吗?”维克多说。尤里投出了另一个飞镖,它准确的戳破了那个象征着披集的脸的气球。他挥了挥拳头,又拿起了一个飞镖。

“而且这就是那些恋爱中的傻子爱说的愚蠢回答。”尤里指出,飞镖戳破了一个紫色的气球。“他最好值得你这么多麻烦。比如,他比别人更爱你之类的。”

“嗯,这可能有点艰难,因为你,我的宝贝甜心弟弟,如此的爱着我。”维克多说。

尤里开始把飞镖对准了维克多的前额。
维克多大笑起来,从沙发上抓起一个靠垫当盾挡在自己面前。“开玩笑啦!开玩笑!”他看着尤里呲牙咧嘴的样子愉快的大笑起来。维克多倒进沙发里,仰头朝着天花板长长吐出一口气。

“我承认我把这个拖这么久真的像个傻瓜……展览在二月中旬,而明天就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了。我得在一个月之内向他坦白,让一切完美收工。”维克多说,闭上眼睛。

他会提交展览的最后一副画,讲述一个关于勇利的,能让他的所有美丽展现出来的故事供人赞叹。维克多会打电话给勇利,然后他们两个一起在画廊里闲逛着看展览前的表演,享受他们两个的共同作品终于揭开面纱的成就感。

维克多会请勇利吃一顿很棒的晚餐,不是他们总是在狭窄的三明治店里,或是端着一大盘子薯条冰沙汉堡包迅速吃完的那种。理想的晚餐应该有小提琴作为伴奏,桌上的烛光映着勇利漂亮的眼睛闪烁。他们聊些无关紧要的内容,他们喝一点小酒,他们的手覆在一起摩挲,他们越过桌子交换充满爱意的注视,一切都将非常完美。

并且那时,维克多也无需任何保留了。他再也不用担心他表现得不像是一个正常的画家对着他的模特做的那样,他可以把它们全都展现出来,然后在每次看到勇利的脸的时候期望,祈祷,盼望着勇利也能有跟他一样的,时刻威胁着他想要把维克多也囫囵吞下的渴望。

他睁开眼,看见尤里正在收集他插在画布上的那些飞镖,上面还有几个没被插破的气球。

“你只要别老像你平时那样试图一口吃成个胖子就好。”尤里训斥他。他又扔起了飞镖,它扎破了一个白色的气球,于是白颜料顺着画布边沿淌下。

维克多知道尤里想说什么,他也理解尤里给他的警告。尤里一直都能看见维克多纵身跃进一段仅仅由狂热的灵感和冲动构成的关系里,然后给自己带来一大堆麻烦。它会很快失去控制,变得难以吞咽,它会变成一张美丽的图画,被那双曾经使它美丽的双手抹上污点,而维克多就是那个行凶者。

爱情的确使人愚蠢。维克多之前已经做够了伤害他的爱人的事了。每段关系最开始总是如胶似漆又火热无比,可它会渐渐因为维克多错误的自满而演变成一场彻头彻尾的错误。这使他窒息,使他绝望,让他真的变成一个傻子。

他并不是有意伤害他以前的爱人,但他最后总是通过种种小事伤害到他们。他忘记了重点,他变得粗心大意,自由散漫,渐渐厌倦。他对他以前的爱人的爱消退的比它们的开始还要快,然后他挂着温暖而善意的微笑,冰冷的说着他很抱歉,他们的“我们”已经变成了“只是你”和“只是我”。

他知道他对勇利的感受和他对之前那些爱人的感受都不同,但这并没减少他对他会以同样的粗心大意伤害到勇利的担心。他从来都没法好好面对别人的情感,比如哭泣和头痛,他会以最简单的方式应付最困难的情况,就像是急救队随意的缝上肚子上的裂口一样,给他们一个随意的能停下他们哭泣的吻是他最惯用的手段,可这解决不了问题。

他现在面对勇利就够粗心大意的了,他把勇利逼到墙角,差一点就要,虽然还没有,把他退下悬崖。他会把一切都搞砸,而维克多 • 不 • 想 • 让 • 这 • 种 • 事 • 再 • 次• 发 • 生。

因为勇利值得比着更好的。他值得更多更多,维克多想给他全部能给的,用他的爱,宽的像银河一样的爱,河水被繁星一样多的倾慕填满。

————————————————

*美国纽约时代广场在新年倒数时会有水晶球落下,每年有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围观
*一种赛车游戏

————————————————
尤里虽然嘴毒心还是很好的XDD
其实我觉得维克多肯让尤里这么玩他的画具也是真爱XD还有上次的飞刀

评论(12)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