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这里灰火
目前文野全职YOI,cp杂食啥都吃
虽然想当个画手可是最近翻译起了同人文

【授权翻译/维勇】Like Your French Girls

Chapter 4(2): don't tell me what it's all about 不要告诉我所有

*标题来源于《泰坦尼克号》中的台词“Draw me like one of your french girls.”,大意为“像画你那些法国模特女孩儿一样画我吧。”
*授权翻译,手机无法使用超链接,授权见个人页面。
*维克多画家,勇利花滑爱好者。共七章,英文原文十万字多一点。
*翻译多为意译故不够精确,好的地方属于原作者,bug和生硬都是我的锅。
*说好的更新,说不定晚上还有。
*这章大概是维勇和leoji比谁撒的糖更甜,还有安静的撒狗粮的尤里。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398177/chapters/19241185

————————————————————

披集是那个在门口迎接维克多的人,他挂着大大的微笑,点了点帽子做出一个“欢迎来到派对”的姿势,然后伸手拍了拍维克多的背。

“很高兴你能来!”披集欢快的跟他打招呼,眼神向下瞥到他怀里抱着的两个礼物。维克多的那个用黄绿相间的包装纸裹着,一个颇为华丽的大蝴蝶结端端正正摆在中央。而尤里的,被放在一个圆形的盒子里,相当的赏心悦目。他很确定他妈妈一定帮忙了,因为尤里完全不可能花这么多功夫去包装一个不知道会给谁的礼物。

他忽然有点担心他这次莫名其妙的大方了。他开始有了想浪费他挑礼物的机会把尤里的拿走的想法,好保护那个会收到尤里塞进去的,不管是什么,总之肯定是个相当乱来的东西的可怜虫。

披集从维克多手里接过那两个礼物。“哇哦,两个礼物,其中有一个是给勇利的吗?”披集大声问。维克多越过披集的肩膀看向公寓里面,勇利正在厨房里忙前忙后,还没注意到他的到来。他收回目光重新看向披集,微笑。

“不,只是尤里也想送个礼物。”维克多解释。披集偏了偏头。

“他也想来吗?”披集问,动了动脑袋示意维克多进去。维克多照做了,很快就被公寓里的暖气包裹,满意的叹了口气。

“他会跟妈妈一起跨年。我打算在十二点的钟声过后再去拜访他们。”维克多说,目光像是被磁铁吸引一样又回到了勇利那边,从他裸露着的侧颈一路看到他脚上穿着的缀着小猪的厚厚的家居袜。这太神奇了,维克多甚至都不需要他和自己有眼神接触,只是看到他出现,就觉得这一切相当棒。

“嘿,”披集说,朝着画家靠近了两步,把维克多的意识拉回到地球上。

“他没几个亲密的朋友。即使我,优子和豪在他身边陪伴了这么久,他也仍对我们有一些保留,因为他觉得这会添麻烦。”披集说,目光变得柔软而温柔,“我们想给他最好的,想要他开心,也想让他舒舒服服的和一个爱他的人在一起,让那个人用我们做不到的方式使他展现出最棒的自己。如果你愿意为他做那个人,那我同意,我会站在你身后百分百的支持你。”

维克多微笑。“谢谢,我很——”

“但是同时,”披集打断他,“勇利从来没有好好谈过恋爱,他也不知道爱上别人、被别人爱是什么感觉。如果你敢利用这一点,以‘爱’的名义让他做一些事,那我很抱歉。”

这句威胁相当温和,也并不响亮,但其中蕴含的满满都是保护和严肃。维克多默默把它记在了心里。

“我懂了。”维克多说,非常认真。披集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几秒之后,他惯常的那种爽朗的笑容就又回到了脸上。

“好!”他咧嘴笑起来,揽着那些礼物。“我会把这些和其他的放在一起的。”披集说着转过身,和拿着一盘曲奇靠近的勇利擦肩而过。勇利目送他走过去,然后转向维克多,抬了抬眉毛。

“披集想跟你说什么?”勇利问。维克多从他递过来的盘子里拣了一块糖霜曲奇。

“我是如何让头发看起来如此美丽又闪亮的。”维克多说着咬了一口曲奇。它很松脆,但有点太跳,他对这味道唔了一声。

“哦,那它难道没在变得稀薄吗?”勇利问他,于是维克多倾身过去揉乱他的头发。勇利大笑着试图躲开,手里晃晃悠悠的努力稳住那些曲奇。“住手,曲奇要撒了。”勇利向他求饶,低头看着手里的曲奇。“好吃吗?”

“不错。你做的?”维克多问。他们开始一起走向厨房,途中经过了正和一个留着削去一半头发的发型(a half shave haircut)的姑娘一起摆弄着披集的立体声音响,还经过了一对在沙发上如胶似漆的黏在一起的小情侣。

“对。我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候从未做过圣诞曲奇,所以我觉得何乐而不为呢。”勇利说着,把盘子放在了料理台上。他半倚着水池,也给自己挑了一块曲奇吃,维克多走过去站在他旁边,胳膊轻轻和勇利的贴在一起。

勇利哼了一声,看着手里的曲奇。“我以后会后悔的。每个假期我都容易胖,因为我总是试图把披集的父母和我的父母给的那些,每次都多的过分的食物全都吃掉。”勇利嘟囔。他咬了口曲奇,闭上眼睛叹了口气。维克多的微笑悄悄攀上了他的唇角。

“你不会太胖的。而且,即使有一点肉你也很好看。”维克多笑着说。他看见听到这句话的勇利鼻子红了红,但后者只是闭着眼睛微笑。

维克多的手又开始蠢蠢欲动的想去碰他,去握住他的手,或者顺一顺他的头发。他强行让自己的手指在大腿外侧敲着奇怪的节奏,忍住了这种欲望,

“你的生日真的和Instagram上面看上去一样好玩吗?”勇利问。维克多点了点头。

“你是说所有人打开我的礼物还有那顿晚餐?相当有意思。”维克多说着,朝他那里凑了凑,“虽然我还是希望你当时能在那儿,跟我一起打扮马卡钦。”

勇利哼了声,抬手把笑藏在后面。“我看到那张照片了,还存在了手机里。你上哪儿找的给狗穿的圣诞老人装扮?”他问。

“我有我的渠道,”维克多大笑,然后——操——把胳膊环上了勇利的肩膀,身体重心往他那里压了压。勇利大笑起来,这让他的眼镜歪了一点。

“那……说起马卡钦……狗……礼物……”勇利的声音低下去,地板上仿佛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吸引了他的目光,“呃,其实我——”

嘶滋滋滋滋滋滋滋——

勇利小声惊呼着跳起来,捂着耳朵下意识向右缩进维克多的怀里。米拉赶紧调低了音量旋钮让音响里出来的声音安静下来,一脸不好意思的回头看了一眼。

“抱歉!”她喊。勇利长出一口气,抬头看向维克多。后者的胳膊滑下去,揽住了勇利的腰。

“你没事吧?”维克多问,看着勇利眼镜里映出的自己的眼睛。

“没事……只是突然想起了你家厨房里火警响了,我们差点被浓烟呛死的那次。”勇利说。对,就是这个,这种有点小无耻的笑。

“我们没有差点死掉。”维克多纠正他,叹气。“什么时候人们才能不老提这事?”

“哦别这样,这超有趣的。这能让我想起你到底能有多傻。”勇利说着自己笑起来。维克多微笑,哼着听不见的旋律环着勇利轻轻左右晃悠。勇利跟着他晃,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抬眼看他,眼里盛着喜爱与温暖。

忽然,勇利停下了他的注视低下了头,一点轻笑从他的唇边溢出来。

“我们总是进行‘无声对视’,我本以为我们可以脱离这个关节了。”他说。维克多从他的声音里听见了笑意。

“我不介意。”维克多回应。因为他真的不介意,他想要这种仅仅注视着彼此的安静时刻,他也很享受,希望这能一直延续下去。

但是,没有。

勇利轻轻推开了他,因为披集正走进来通知大家可以准备交换礼物了,维克多也就没把他拉回来,告诉他那些刚才已经在脑子里酝酿完毕的话语。他目送着勇利走进客厅,坐在了那对年轻人旁边。勇利回头看了看维克多,微笑着拍了拍他旁边的位置。

维克多立刻坐到了他旁边。

等到所有人都围成一圈坐下,圣诞音乐隐约充当着背景,中间的礼物也好好的堆起来之后,披集开始介绍此处的新面孔。他介绍米拉和维克多作为勇利的朋友,维克多也借此认识了他旁边的那一对小情侣,和此处的其他客人。

季光虹快要高中毕业了,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则是音乐专业的大学生。他们两个是那种腻腻乎乎,永远都在蜜月期的小情侣,胳膊一直都缠在对方身上,就好像他们试图把彼此融化了黏在一起,永远也不离开对方身边。还有头发染成古怪颜色的南建次郎,他是勇利的同事,嗓门大到不应该待在室内。还有披集电影研究专业的朋友卡亚,雷奥舞蹈专业的朋友维罗妮卡。

“李承吉没来?”季光虹在披集介绍完之后问他,披集摆了摆手。

“他这次成功逃掉了,但春假的时候我会把他弄过来的。”披集信心十足,两手交握在一起拍了拍。“无论如何!礼物!”

“披集,为什么我们不能在圣诞节当天干这个?”卡亚抬着眉毛问他。“你总是试图通过这个处理掉你不要的礼物,要不然就是给Ciao Ciao。”她谴责他。披集无辜的笑了笑。

“Ciao Ciao?”维克多问。勇利微笑。

“我们的教授。”他补充。维克多点了点头。

“我这次放了个好的啦!”披集说,摸了摸下巴,“不过我们多了个礼物,因为维克多的弟弟也给了一个……维克多,你想不想先替他挑一个?”披集问。米拉咧嘴笑起来。

“给尤拉我的,维克多。”她说。维克多靠近了一点,端详那些礼物。他不想拿那些太大的,毕竟它们可能蓄谋已久就等你上钩,于是他看向小一点的那些礼物。有一个系着金色飘带的柠檬绿色的小小盒子看起来很安全,所以他伸手把那个拿过来,放在了自己膝盖上。

米拉撅起了嘴,所以维克多猜那不是她的礼物。

“好!现在让我们逆时针开始。所以——卡亚,你第一个。”披集说着,在维罗妮卡和米拉之间扑通坐下。卡亚叹了口气起身,手在维克多那个礼物上方徘徊。维克多神经绷紧了,他想要勇利拿到他的,但是似乎他和勇利是最后一个选礼物的。勇利会喜欢吗?哈,为什么他要想这么多?它本来只是要搞笑而已。

他攥紧了给尤里的那个礼物。勇利从眼角瞟了他一眼。

“你还好吗?”

“啊、啊,没事。悬念要把我逼疯了。”维克多说。卡亚皱紧了眉头,手往上移,拽过一个包裹放在她膝盖上。

“在我开始前,没人像上次那样在这里面放活的东西吧?”她问,眼睛盯着健次郎。那个少年在他的位置上缩了缩,绞着手指笑了笑。

“啊、啊,披集说要放点有趣的东西……瓢虫没什么危害,对吧?”他说。

“一只瓢虫是的,一千只就有够讨厌的了。”卡亚啐了口口水,深吸一口气,把手伸到包裹里拿出一堆乱七八糟的餐巾纸以及泡沫塑料。她皱着眉头扯出个塑料盒子,把包装袋扔到一边,然后把那个盒子展示给大家看。

那是一盒子小丑服饰。

很诡异的小丑服饰。

维克多用手挡住了他鼻子里发出的笑声,勇利也这么做了,而此时卡亚正冲着披集的毫无顾忌的大笑瞪着眼,就像她知道这个礼物来源于他一样。披集迅速拍了张卡亚可怜兮兮的表情发了ins,然后示意健次郎打开下一个礼物。

一切都以正常的状况进行着,总有人表现得像要拿维克多的礼物,他就使劲瞪着眼看,眼珠简直都要从眼眶里掉出来。很快他们就会拿起另一个礼物,于是维克多放松的靠回勇利身上,直到下一个人开始挑选。

直到现在也没人想去抢什么东西。健次郎打开的箱子里有仿佛一吨那么多的泡泡纸和一个鲨鱼帽子,戴上就像是你正被活生生的咬了脑袋。维罗妮卡打开了一个小小的袋子,里面装满了培根味的糖,而披集那个礼物里面是一个撑满盒子的瓷制猫头。维克多猜它是个镇纸,他还猜这一定是米拉想让维克多给尤里的礼物,因为她正相当自豪的露出高兴的表情。

米拉摸着下巴,眼睛掠过剩下的那些礼物。她把尤里那个礼物扒拉过来,放在膝盖上,对旁边缠着的那些胶带有一点不满。

“这个盒子挺可爱。”她说着打开了盖子,拿出了——

另一个盒子。

她蹙了蹙眉,然后尽力在不伤到指甲的情况下解开这个缠着更多胶带的小点的盒子。这花了她一点时间,但她很快拆下了盖子,发现里面他妈的还有一个。

披集已经掏出了手机对准了米拉的脸,后者一脸烦躁的干笑两声。

“这是尤拉的礼物,对吧?”她问维克多。“去年圣诞节我对他干了一样的事。”她咯咯笑起来,把旁边的胶带剥掉。维克多笑了笑,看着尤拉打开盖子,从里面拿出另一个盒子。

“这就像是‘套盒游戏’*之类的。”雷奥吃惊的评论。光虹也在拍照发ins,当她又打开一个的时候,她已经被一堆乱七八糟的盒子包围了。

“他在里面放什么好东西了吗?”勇利问着维克多。后者耸肩,手指心不在焉的揪着勇利的毛衣玩弄,看着米拉拿出了最小的一个缠满了胶带的盒子。她花了好几分钟在旁边剥着,直到她从披集那里接过剪刀把剩下的全都剪掉,揭开了最后一个盖子。

“……巧克力橡皮豆!”米拉大声宣布,炫耀了一下手里的盒子。维克多震惊的抬起了眉毛;这挺让人惊讶的,因为尤里不久前还劝告他说随便拿个屎一样的礼物就好。他本来真心觉得里面一定会是一卷厕纸。

米拉打开,扔了一颗进嘴巴里尝尝。

她突然瞪大了眼睛,干呕着把那颗豆子吐进手心里,脱口而出几句什么断断续续的俄罗斯话,站起身冲进了浴室。

勇利靠近维克多。“她说了什么?她还好吗?”他担心的问。这么多点点头。

“她说了什么‘你个小混蛋’之类的东西。”维克多微笑着说。披集从盒子里拿了颗豆子夹在指尖仔细观察了片刻,然后放进嘴里,没嚼上一秒就赶紧吐出来,捂住了嘴。

“是狗粮味的,”他艰难的开口,起身到厨房的冰箱里拿了瓶饮料漱口。

勇利捂住了嘴,眼睛笑得眯成条缝,然后抬头看向维克多。

“你弟弟挺有幽默感的。”

“对,还是挺记仇的那种。”维克多说。他打赌尤里很有可能现在正一边吃晚饭一边笑出声,想象着披集或者米拉吃了一嘴狗粮味的巧克力豆的画面。

“披集,我们能继续了吗?”雷奥大声问他,披集喉咙里哽咽着呻吟一声作为应答。雷奥决定还是自己主动上手,径直拿了一个绳子捆绑的棕色纸包。

只剩下三个礼物了,维克多的就是其中之一。只要光虹不在他那轮挑走它,也不从雷奥那里拿走他的,给他的男朋友第二次挑选的机会,勇利就会拿到他的礼物。他开始因为兴奋而坐立不安了。

雷奥拉开了绳子,深色的包裹纸散开滑落在他的膝盖上,露出里头的一个桃子罐头。卡亚和维罗妮卡都发出了惊叹声,健次郎则捧着脸大张着嘴表示惊讶。

“啊!!!我们能要求分享这个吗!?我想要桃子!”健次郎喊起来,口水都已经快要从嘴里流出来了。

“光虹,你应该带个糟糕的东西的!”维罗妮卡抱怨。光虹一惊,低头绞着手指,旁边的雷奥给了他一个充满爱意的笑。

“你、你怎么知道那是我的?”他小声问。维罗妮卡扶了扶额头。

“每次交换礼物你带的都是最好的!所有人都想拿走!在我的毕业派对上,你给的那些巧克力乌龟就被勇利拿走了!”维罗妮卡控诉。勇利在沙发上动了动,移开目光不去看维克多的笑。

“而且雷奥是你的男朋友!你总是给他撒糖!”卡亚也跟着抱怨,使劲晃着她那套衣服。“该死的披集!”她叫着。披集总算舔着圣诞节剩下的拐杖糖慢慢走了进来,米拉也从厕所冲出来,仍然捂着嘴。

他递了点糖给她,后者嘟囔着谢谢拿了一颗,两人一起扑通跌进立体声音响前的沙发里,重新加入游戏。

“可是你的反应太有意思了,卡亚。”披集说,又拍了张她狂躁的表情加进他刚才给派对建的相册里。雷奥把桃子罐头揽在手里。

“我爱这个。”他说,把鼻尖埋进光虹的发丝里。光虹咯咯笑着倒进雷奥怀里,发出一声恋爱中的人才会有的叹息,这让维克多有一种羡慕和喜欢混杂的奇怪感受。他悄悄看了眼勇利,溜冰者看着有点困倦,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脑袋别靠到维克多肩膀上。

他的眼睛忽闪忽闪的,长长的美丽睫毛令盯着他看的维克多着迷,甚至都没注意到光虹已经拿了一个礼物打开。他被卡亚和维洛尼卡的起哄声拉回现实,转头看到光虹拿着一张混音带,眼里闪着快乐的光。

“你们两个家伙故意说好要拿对方的礼物的,对不对?”维罗妮卡问。光虹使劲摇头。

“没有没有!我不知道!说真的!”光虹说,旁边的雷奥挠了挠脖子,唇边露出无辜的笑容。

“好吧,我其实知道哪个是他的。”雷奥承认,低头看着桃子罐头。“你包装礼物的技术总是那么差劲。”雷奥嘲笑他。光虹默默叹了口气。不过雷奥只是又一次把脸埋进他男朋友的头发了蹭了蹭,胳膊粘粘糊糊的抱过去,两个人就这样又黏在了一块。

“所以我想该我了。”勇利说,身体前倾去从剩下的唯二礼物里选择。维克多猜想他的礼物旁边的那个超大的会不会是勇利的,或者勇利的已经被打开过了。也许鲨鱼是勇利的,那是个挺可爱的东西,他挺惊讶没人把它抢走。培根味的糖有点怪,但并没多大危害。

如果勇利拿了另一个礼物,那维克多就得打开他自己的那个。但是要是勇利毫不犹豫的拿了维克多的,那么就会有那么一丁点的可能性最后一个是勇利的。勇利思考片刻,目光在两个礼物间来回扫视,叹了口气把维克多的礼物拉到了膝盖上。他一边解着蝴蝶结,一边回头看着维克多抬抬眉毛。

“这是你的?”他问,拉开了那个结。维克多微笑。

“可能吧~”他笑着。

勇利把目光回到礼物上,相当细致的剥开那层包装纸,让它们落在脚边。披集赶紧拍照,米拉则在他打开那个平平无奇的盒子,伸手扒拉着维克多扔进去的餐巾纸时时露出了早就知道了一切的表情。维克多屏着呼吸紧张了几秒,然后勇利把礼物拿了出来,他瞪大眼睛看着手里沉甸甸的东西。

“……这不是真的吧,不是吧?”勇利一脸担忧的问他,转过那个里面装着什么的假骨灰罐子。

维克多摆了摆手。“当然不是~俄罗斯人甚至都不会火葬。”维克多大笑着说,看着罐子旁边被勇利无意中抹花的歪歪扭扭的字迹。

“你和尤拉都有相当诡异的幽默感。”米拉评论,倚着手背看勇利内心挣扎着考虑到底要不要打开骨灰罐头看看是什么让它这么重。最终,勇利闭上眼睛,一脸壮士断腕的表情扭开了盖子。

勇利半睁开左眼,然后两只眼睛都睁开看着内容物。他伸出食指沾了一点棕色混合物尝尝,然后眼睛倏忽间亮起来。

“这是商场那家小店的热巧克力粉!”勇利惊呼,把盖子旋回他装着巧克力的罐子上,再把整个罐子紧紧抱在怀里。“我爱它!”他蹙眉,目光回到罐子上。“……即使这有点恐怖。”

维克多再次大笑起来,把最后一个礼物放在膝盖上解开上面的缎带,撕掉那层包装纸。盒子有一点质量,但并不是非常重。也许只是纸?或者只有泡泡纸?也有可能是布。他打开盒盖,让它大大的敞开。

他看着内容物眨了眨眼,笑容凝固在脸上。

那是个棉花糖。

一个特别大的棉花糖,被塑料纸完美的紧紧包裹着,呈现不自然的粉红色。

他把棉花糖从盒子里举起来让已经忍不住在笑的披集拍照发ins。维克多捏着它的手指离开时,发觉它仍然保持着蓬松湿软的手感。这玩意太他妈大了,他到底要怎样才能吃掉一个巨型棉花糖。勇利贴着他咯咯笑个不停,试图用手掩着嘴掩饰自己鼻子里发出的嗤嗤声,看上去有点惨。

“为什么所有人都送吃的?”披集问。米拉微笑。

“食物一直都是很棒的礼物。”她说,可怜兮兮的看着那盒狗粮味巧克力豆。她合上盖子,低声诅咒着转向披集。

“那么,接下来呢?”

————————————————————————
*原文:box-ception 我不清楚是什么,所以猜了一下,求知道的小天使科普
————————————————————————
为了打字我都没抢红包!家族群里他们都几十几十的发啊!!!

评论(22)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