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这里灰火
目前文野全职YOI,cp杂食啥都吃
虽然想当个画手可是最近翻译起了同人文

【授权翻译/维勇】Like Your French Girls

Chapter 5(5): for the rose and pearl 为了玫瑰和珍珠

*标题来源于《泰坦尼克号》中的台词“Draw me like one of your french girls.”,大意为“像画你那些法国模特女孩儿一样画我吧。”
*授权翻译,手机无法使用超链接,授权见个人页面。
*维克多画家,勇利花滑爱好者。共七章,英文原文十万字多一点。
*翻译多为意译故不够精确,好的地方属于原作者,bug和生硬都是我的锅。
*小节标题来自Wicked的"I'm Not That Girl"

——————————————————

披集比勇利期待的更早到了维克多的公寓。承吉可不像他们那样住在市中心,他的家远在郊区,一个没有任何人会去了解他们的邻居,所有人都只关心自己的地方。他先让勇利坐进车里,一直等到他系好安全带,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明亮微笑。

“你知道现在什么最棒?Beverly!”披集说,双手在方向盘轻轻叩击。

他打开收音机,启动了引擎离开路边,朝向一个大学区的美食街开去。勇利的手指仍紧紧纠缠在他的毛线手套里,眼睛红肿着,鼻子也淌着鼻涕。不过他总算不再颤抖了,呼吸也已经平稳下来。他沉默不语,放松的让自己陷进披集车子的坐垫,静静看着身边闪烁的模糊光点。

Beverly是家餐馆,为了学生艰苦的期末周里对于食物和能量补给的迫切需要而二十四小时开放。它同时也很适合滑冰俱乐部训练后的聚餐,或是让像披集和勇利这样的,在约会搞砸了之后来这儿坐坐。

勇利穿着披集落在后备箱里的沙滩拖鞋,两个人一同踏进餐馆大门时,里面仅仅只有三个常客。服务员一脸淡然的引导他们坐在吧台旁,接过他们的菜单递给厨房去准备。Beverly餐馆的一大优点就是只要你来的时间恰当,厨房可以做任何你想要的东西,只要他们有食材和菜谱。

当一大碗炸猪排盖饭放在勇利身前,披集也拿到了他那满满的一盘香草冰淇淋加脆皮桃子馅饼时,勇利终于放松了下来。他咬下一口,长长叹了口气,这和他妈妈做的味道不太一样。没那么好,但是很不错了。

勇利得承认他不怎么喜欢被人安慰关心,他不想别人看到他脆弱的样子,所以一旦他情绪低落,他就会想方设法的把他们推开。他会自己解决问题,努力劝说自己下次要更努力并且承受力再高点,但这种劝说从没到他心里去过。他明知道他爱着的那些人从来都不会觉得他弱小,他们一直关心着他,一心想让他开心。但让勇利跟别人说说心里话对他来说仍然很困难,他不想在该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时给别人添麻烦。

披集在跟他说话,但并没有提到维克多或是刚才发生了什么,他只是说着承吉真的超爱《国王与滑冰者》,他是怎样为此深深着迷,以至于他们三个很有必要搞个电影夜,然后第一百次看这部片子。这就是披集安慰勇利的方式,他只是陪在他身边,用食物和聊天转移他的注意力,却总能能让勇利感觉好受许多。这一点也不会让勇利觉得他弱小或是愚蠢,恰恰相反,这会让他觉得心里慢慢轻松起来,就好像让他不爽的那些事小得就像鸭子背上的水,甩一甩就会全部消失。

勇利知道披集会耐心的等到他准备倾诉为止,他不会逼他的。他为此相当感激。

勇利吃完了盖饭,于是披集又给他点了份汤来暖胃。酒精已经消散了,勇利开始觉得昏昏欲睡。他尽力喝完那碗汤,披集则从他存货不多的钱包里掏出钱结账,两个人走出餐厅,再次爬上车子往家开去。

勇利把披集的沙滩拖甩在门口的鞋堆里,披集的外套被他自己扔在沙发上,钥匙也被挂好了。他回过头看着勇利,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你想不想看看我和承吉的狗的合照?她现在居然都长这么大了,还有一身松软的毛。”勇利点点头,跟着披集一起坐在沙发上看他递过来的手机。

那里面有相当多披集和狗的合照,他吻她的鼻子,或是把她揽在胳膊下面。还有些照片里她躺在正看着电影的披集和承吉的膝盖上,承吉一边专心看着电影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抚摸她的背。勇利笑起来,转头看着披集。

“你玩得开心嘛?”勇利问,忽略了他自己的感受。

披集点点头。“当然。我永远不会厌倦和别人分享我最爱的电影的。”披集也笑着回答他。接下来屋子里安静了一会,勇利肩膀松下来,长长出了口气,而他之前甚至都没意识到他吊着这口气。他往披集旁边靠了靠,后者温柔的摸着他的头发。

“……那你呢?”披集问。勇利露出笑容,苦笑两声。

“……我搞砸了。”勇利慢慢说起来。“我、我们喝了点啤酒……很多啤酒……然后我吻了他,”他叙述着,回忆这件事仍然让他难受,他还记得维克多的嘴唇贴着他,舌头与他交缠的感觉,但已经没那么糟了。这些回忆不再让空气都沉重,让他觉得自己随时都会被压垮。

“然后一切就发展得太快了。他按着我亲吻,我原以为我能做到,可我不行。我非常努力去做了,可是我还是又恐慌又愚蠢到没法做下去。我觉得我简直没法呼吸,太糟糕了。”

“但他没强迫你,对吧。他没……”勇利清晰感受到了披集想到最糟糕事态时的紧张,他握了握披集的手,摇头。

“没有……他把我的衬衫掀起来了,但是仅此而已。”勇利说,话里的宽慰已经盖过了悲伤和自我厌恶的成分。他当然不想那么做的,他的确想吻维克多,可是是那种温暖而轻柔,每一个轻微移动都阐述着“我爱你”的吻。

他想要维克多做他的第一次,但同样想要第一次有意义,而不是浑身酒臭、脑子里一团浆糊状态下那种肮脏又急切的性爱,就像勇利曾说服自己应该为此满足的那样。他想要慢慢来,在缓慢流逝的时间里探索彼此的身体,摩挲徘徊着交换热度。

勇利的眼神开始飘向地板。“他是先停下的那个人。他让我打电话给你,然后就进了房间……”勇利小声说着。

“……那你想让他停吗?”披集问。勇利闭上眼。

“不想……想?我不知道……我想让他停,但是不想让他离开我。”勇利嘟囔着,摸了摸自己的脸。“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不懂他。他太让人困惑了,又或者,只是因为我太蠢才会觉得他对我的爱比缪斯要多。”他沮丧的叹气。

“他的确爱你,勇利。”披集温柔的说,伸手把勇利揽在身边。“如果他不爱,他是不会关心你有没有准备好的。”

“那他为什么要离开我?”勇利问,声音变了调。他紧紧抿着唇,双手攥成拳头。“如果他爱我,如果我很漂亮,很完美,就像他总是跟我说的那样,那他为什么要推开我?他从没从我身边逃开过,我不想他走。”勇利抽噎起来,脸颊发热。他深呼吸好几次让自己冷静下来,揉了揉额头。

天啊,他感觉累死了。他一般哭完就会觉得好多了,可他现在精疲力竭。

勇利呻吟着站起来。“我觉得我该睡了。”他叹气。披集点了点头,把头偏向一边。

“先在浴缸里好好泡泡吧。”披集建议。勇利只是疲倦的哼了一声,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

这挺管用。热水冲刷掉了他骨头里剩余的所有紧张情绪,浴盐的香气也彻底盖住了他身上酒精或是维克多的味道。他滑进水里,盯着两腿之间飘着的橡皮鸭子,然后目光飘向天花板。他在想维克多的眼睛,想他推开他时眼睛里闪烁的微光,就像它们平时一样充满关怀与喜爱。

……维克多爱着他。

他抱着膝盖,把脸颊贴在大腿上。

他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这种情况下你会做什么呢?勇利哈出口气,把脑袋埋进水里。为什么他做事总是这么蠢?为什么他们两个都会把事搞砸?这让勇利更沮丧了,因为难道勇利不知道怎么对待恋人吗?他不用非要把勇利当恋人对待的,他只要把他当做有自己思想感情的生物就好。又有哪个恋人会这么对待自己爱的人,尤其是那个人是他“美丽的缪斯”的时候?

“大傻瓜维克多。”勇利嘟囔,戳了戳蓝眼睛橡皮鸭的额头。

水冷到他没法再坐下去时勇利从浴缸里爬了出来。他擦干了身体,穿着睡衣拖沓着穿过通往浴室的走廊。披集的门虚掩着,这是为了以防勇利想在睡觉前进去跟他谈点什么。他能听见披集在和某人通电话。他猜那是承吉,因为他正巨细无遗的解释着电影的某一幕,然后因为承吉看起来不明白当中的某句台词或是电影寓意而沮丧起来。他微笑,决定让披集继续享受他的快乐时光,走进了自己的卧室并关上了门。

他扑进床铺里,脸埋进枕头柔软的面料,眼睛扫过他的家庭合照,然后是旁边他和维克多的大头贴。他把它放在那儿,就像是维克多已经成为了勇利家庭的一员。

他拿过相框,看着照片里维克多完美的紧紧搂着他。有几张照片里维克多的眼睛甚至都没看着相机。它们朝向勇利,充满着那样鲜明的喜爱,就跟勇利一直希望从维克多那里得到,并且以同样多的爱报答的一样。勇利把相片搂在怀里看着天花板,脸颊热乎乎的。

他真是个傻瓜。

但维克多也是。

他不完美。

维克多又何尝不是呢。

他会犯错。

维克多当然也会。

他仍爱着维克多,他爱着维克多并希望维克多也能爱他,用不着任何约束,也不用小心翼翼。

他希望维克多也能懂。

————————————————————

早知道剩下只有这么点我上次就一口气翻完了。

恭喜傻瓜勇利已经脱离傻瓜称号,接下来就等维克多醒悟啦XD

评论(12)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