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火鲟

这里灰火
目前小英雄YOI,cp主吃轰爆爆轰但杂食啥都吃
虽然想当个画手可是最近翻译起了同人文

【授权翻译/轰爆】Wondering Wolf (2)

夜里暴风雪愈演愈烈。

轰起了床,寒意穿透他的骨髓,窗外的世界被掩在白色帘幕背后。他其实能够轻而易举地使用魔法让自己暖和起来,但他起床做的第一件事是去检查炉火的燃烧情况——爆豪就在那旁边沉沉地睡着。

所幸火焰并未完全熄灭。不过轰还是往里添了点木柴。即使太阳被灰暗的天空掩藏,他也知道现在时间还早——他的身体早已惯于在黎明来临时醒来,那是自他幼时便形成、这么多年以来也没有打破过的习惯。

他慢悠悠地泡起了茶,接着拉了把木头椅子坐在窗边,正对着躺着的爆豪。温暖的茶水触上他的嘴唇,他的目光落到了化兽人身上。

爆豪此时的模样近乎纯洁无辜,夜里他把毯子裹得更紧,拉到下巴下头,所以轰只能看见他小半边脸和乱蓬蓬的头发。他忽然想笑,虽说有点不可思议,面前这个就是昨天试图把他手咬下来的家伙。

爆豪哼哼两声,动了动身体。轰这才意识到他已经盯着他看了挺久,于是赶紧挪开了目光。

“操,好冷。”过了会他听见他说,随后是疼痛引发的咕哝。安静的几分钟里轰疑惑起来,爆豪到底记不记得昨晚那些事呢。“这是什么鬼东西?”

轰再次望向爆豪,发觉他已经坐起身在研究轰给他留的那堆衣服,毯子落下来全堆在腰间。

“我知道你是化兽人,可我以为你至少认识衣服。”他皱着眉头说。

其他人可能会被此刻爆豪的目光吓着,但轰只是又抿了口茶。

“我他妈知道衣服是什么,傻逼。我是问它们为什么在这儿。”

“唔,一般来说是用来穿的。”

“你拿我开涮呢!?找死吗!!”爆豪咆哮。他的身体本能前倾逼向轰,表情却一瞬间露出痛苦,他停下来,面露不甘。“这些伤口一好我他妈就要把你杀了。”

轰忍住没笑。虽说爆豪听起来又凶又暴躁,他倒是一点也没从他身上感受到实质性的威胁。他的魔力依然在身体里安静地流淌,并未蓄势待发地面对危险。不过他很庆幸爆豪没再打算做傻事。要是他前一天做的那些事、两次给他处理伤口的努力又得付诸东流,那就麻烦了。

“我觉得你更应该说声谢谢,伤口可是我帮你处理的。”轰反驳。不过在爆豪似乎开始后悔自己之前停战的决定时,轰又加了句。“你最好先穿上衣服,别冻着了,大概大了点,不过我也没别的。我去弄点吃的。”

轰赶在爆豪开口前起身,拿着他空了的茶杯走向厨房。令他欣慰的是化兽人没再接着抱怨。他开始做饭,身后传来衣服的西索声。

考虑到失血导致的虚弱,爆豪最好得吃点肉——轰想既然是头狼说不定他也更乐意吃肉——但虽然他地下室里还冻着些存货,却已经不多了,暴风雪过去前得小心分配才行。

于是现在轰只准备了面包和水果,肉排可以留到晚上,温度降得更低也更需要温暖食物的时候。

等他回到客厅,爆豪已经穿戴完毕,毯子胡乱披在肩上。他朝面前的食物投以怀疑的目光,轰很快意识到他只会在轰动了自己的食物后才肯吃。他猜想爆豪会不会觉得他往食物里投毒——但他没觉得这有什么好怀疑的,轰可是救了他的命啊。

也许又是什么狼的习惯。

“你是什么东西?”安静地吃了一会后,爆豪问。

“你是指?”

“你显然不是什么普通人。”爆豪直勾勾地盯着他。“你看见我的反应也太他妈奇怪了。普通人看到我化形多半大喊着鬼啊怪的跑掉,他们也永远不会知道化兽人是什么,但你连眼都不眨。”

轰略微睁大了眼睛,他没想到爆豪会注意到这些。他没把他归到敏锐细致那一类里,但极有可能他的第一印象是错的。

“所以我再问一次,你他妈是什么人?”

轰犹豫起来,不过他不可能一直隐瞒他的魔力——暴风雪仍在肆虐,爆豪在伤愈前会一直待在这里。此外,爆豪也是有魔力的,虽说和轰不一样,但到底也是魔力。不久前爆豪才承认自己总被看做怪物,所以他不觉得化兽人会因为他有魔力而攻击他。

既已确定对方不会怀有敌意,轰放下盘子搁在膝盖上,伸出手在右手中召起冰晶,左手燃起火焰。

爆豪哈了声,听上去像是笑。

“魔法师,嗯?我早该想到的。你们这群混蛋就爱多管闲事。”他说,话挺不客气,语气却更像是愉悦。

“哦那可真不好意思。要是你想让我别插手,那下次我就把你晾在那儿流血致死吧。”轰说,面对爆豪皱起的眉头也在忍笑。不过他想起他得问个问题,重又严肃起来。“你怎么伤成这样的?”

爆豪移开了目光,往嘴里塞了块面包,慢悠悠地嚼起来意图逃避问题。轰注视着爆豪耐心等待,他知道其实这也不太重要,却不能背叛自己的好奇心,并且他救了人,听句解释也是应该的。

“普通的狼是社会性动物,化兽人可不是。”最后爆豪开了口,证实了轰的猜想。“狼群不喜欢陌生的狼进入他们的领地。”他低吼着指向轰。“你可别乱想,我打败那群混蛋可费不了什么力气,只不过这群狼规模有点大,又是出其不意。”爆豪深吸一口气,愤怒地握起了拳头。“我他妈一能变回去就要咬断他们的喉咙。”

“生物本能可不是他们的错。”轰回答。

“我要打败他们让他们的本能知道谁更强。”

“你也说了他们就是普通的狼。你这样又能得到什么呢?要是你觉得你能赢过它们,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轰说。他不打算质疑爆豪那话的真实性——无论化兽人有多强,要是对手数量太大,普通的狼当然也是能造成伤害的,爆豪就是一例——但鉴于爆豪不愿多谈,轰知道这不只是力量的问题,还有自尊。

“嘁。你又不是化兽人,当然什么也不懂。”爆豪说。

轰想反驳但觉得没太大意义,所以他再次望向窗口,有效地结束了话题。

往好里说剩下的半天也得是尴尬,毕竟两个人都出不了门。轰自幼便与人少有接触,因此不了解怎么聊天打发时间。爆豪也没打算努力争取,他一言不发地研究了几小时的窗外就回到壁炉边,几秒便陷入睡眠。

轰从正在看的书里抬起头。那是他几年来有限的藏书中的一本,他想从中寻找着化兽人的信息却没有结果。要是他还能进老宅的图书馆,他能立即找到,不过这儿手边的信息有限。

轰晃晃头,甩开忆起童年唤醒的糟糕记忆。黄昏将近,他决定多备些给爆豪治疗的药膏,再开始准备晚饭。等化兽人一醒,轰就要去劝他换绷带和换药。

他有预感那不会太容易。

夜晚到来,暴风雪却没有要停的意思。

事实上它更加严重了。轰确信这是他遭受过最凶猛的暴雪,尽管他庆幸于自己的房子足以抵御外头呼啸的强风,却也不禁担心起飞快减少的木柴数量。以现在的速度食物也支持不了太久——他屯粮时可没想到有两个人。

担心归担心,他有点享受房子里能有个爆豪。在最初并不友好的接触后,他们形成了一种模式,爆豪依然易怒而对他恶语相向,轰却学会别太当真。现在他们能闲聊着填补寂静,关于魔法亦或爆豪的旅途。轰发现他也不常与人交流,爆豪说他大多数时间里以狼的形态四处游荡,抱怨他和人类的几次接触难以称其为愉快,要和他们住在一块让他想咬掉谁的头。

轰相信爆豪说这话是认真的。

他记不得上一次与人促膝长谈、相对进餐、共度时光的时候了。他遇上过发现自己走错路的迷途旅人,他们却惊恐地看着他,在他能够提供帮助前逃之夭夭。

现在,爆豪在这儿使轰心中充满暖意,那暖意不同于炉火和他的魔法——它让人更舒适,不是生理上的,而是源于心中。他尝试不去想它,但若要为它命名,他会说那是……幸福。

不过有时候爆豪过于好奇轰的过去,轰每次都找个借口结束谈话,或是改换话题。

他的伤口逐渐痊愈,体力日渐恢复,爆豪开始习于试探他变化的极限。

他在那儿坐上几个小时,变换身体各个部分,每次尝试添加几个狼的特征。轰不止一次发现他过分勉强而晕倒,于是忍着叹气,把他从各种诡异的睡姿中摆正好不必受伤。

暴风雪持续一周后轰又一次坐在爆豪身后,检查着已经覆了痂的伤口,裸露的红色血肉已经不可见。不过这次爆豪并没有疲惫地靠着他睡着,他很清醒,不断将指甲变换成爪子,一会再变回原样。

轰已经习惯了,所以最开始他没太关注爆豪。

“我觉得已经用不着缠绷带了。”他说,轻轻触碰伤口旁的皮肤。“只要保持清洁——”

轰说到一半顿住了,因为他抬头,注意到了爆豪头顶的那两只毛茸茸的,显然不属于人类的耳朵。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惊讶——爆豪可是化兽人啊,轰也看见过狼形态的他,但只是耳朵偏偏就跟整头狼不同,有种微妙的违和感,轰却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嘿,你他妈怎么说到一半——”爆豪开口,转过头,恰好轰伸出了手,食指拇指捏住了他的一只耳朵。

爆豪大张着嘴,也许是太震惊了,他没有拍开轰的手。

“你他妈在干什么?”

“好……软啊。”轰说。他轻轻捋着爆豪的耳背,感受着柔软的毛皮——他在想他的头发是不是也有这么软。“你好可爱。”

爆豪红了脸,轰之前可从没想象过这副光景,他的心跳开始加速。最后他放下手,意识到他的身体不知不觉间前倾,爆豪的脸近在咫尺——近到他能看见爆豪的眼睛飞快垂下瞟了一眼轰的嘴唇又恢复原状,表情里混杂多种情绪。

于是落到轰脸红了,他退后,心脏敲打着在胸腔里回响。

“抱歉。”他说,虽然不知道他在为什么道歉,或者怎样才能让情况没这么尴尬。但爆豪看起来受到了惊吓,轰也开始慌了。

他们对视片刻,爆豪梦中惊醒般眨了眨眼睛,恢复到完全的人类形态,然后挠挠脖子移开了目光。

“你刚才在,呃,说我的伤。”他磕磕绊绊开口,轰觉得这说明了他现在并不太冷静,他之前可没听过爆豪结巴。

但是现在,他很乐意抓住机会把对话拽回正轨。

“对,它们……它们差不多好了。你只要。穿上衣服。”轰清清嗓子站起身来去收拾用过的绷带,没再看爆豪。“我们不用再涂药了。”

“很好。”爆豪说。

轰几乎要感激夜晚的来临了。他一遍一遍地在脑内回放那幅画面,每次他和爆豪对上目光,轰就又一次感受到心跳加快这样他不明白的感觉。也许只是因为他一个人太久了,不习惯与他人近距离接触。

轰考虑着这种解释,往弱下来的火里添柴,皱着眉头发觉他用光了最后一点木柴。他的目光挪向窗外,雪依然大片大片飘落,他的心里又一次充满担忧。他明天得想办法再出去砍些柴火。

困扰于空气里尴尬的寂静的轰没在客厅里逗留太久,他宣布他要早点睡觉,假装打了个哈欠。

爆豪点点头,说他也要去睡了。

站在房间门口,轰犹豫了,转过头去看爆豪,后者正注视着壁炉,橘黄色的光映亮了他的脸,光晕中近乎神明。

“晚安,爆豪。”轰说,爆豪看向他。

“我还以为你走了混蛋,别吓我啊。”他说,即使轰觉得他听起来有点奇怪,也欣慰于爆豪似乎回到了平常状态。直到他关上门爆豪才再次开口,声音低到轰几乎捕捉不到。“晚安。”

——

这次翻译的略僵硬非常抱歉……我明天起床改一改
是七夕贺文,我在国外玩所以现在其实还是17号!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