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这里灰火
目前文野全职YOI,cp杂食啥都吃
虽然想当个画手可是最近翻译起了同人文

【授权翻译/勇尤】Sweet Kitten Kisses

Sweet Kitten Kisses 甜蜜的猫吻
*cp勇尤,原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538856
*小甜文,两个人都又软又甜

Summary:
男孩子们来的时候,莉莉娅不让尤里关门*。所以勇利只能退而求其次,和他交换几个甜甜的亲吻。
————————————————

“他在房间里。”莉莉娅说。勇利朝她鞠了一躬,点点头。他之前只来过一次莉莉娅家,但通往老虎巢穴的弯曲路径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在尤里与莉莉娅和雅科夫共同居住的日子里,他的屋子很显然摆脱了一切贯穿于尤里生活中的那些火爆的、黑暗的、大胆的审美元素,连床铺都是莉莉娅的惯常审美——样式简单的金色涡轮图案的米黄色被子。尤里戴着耳机坐在一个有点年头的小电视前面,拿着黄色的红白机玩俄罗斯方块。

勇利敲了敲敞开的门,“尤里?”

年纪小的少年浑然不知。勇利蹑手蹑脚走了进去,移动到尤里面前挥挥手。

尤里吓了一跳,摘下了耳机。

“嘿,”勇利朝他笑,把尤里的手机递过去。“我们在床头板和床垫之间找到的它。”

尤里从勇利手里抢回手机,快速浏览了所有累计的未读通知。

然后戳屏幕。

戳屏幕。

勇利在床边坐下,愉快的欣赏着尤里的脸。尤里终于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他通红着脸放下手机,把耳机扔到一边,坐在他的竞争对手身边。

“谢啦。”尤里说。

“我很惊讶你居然没它还能活。”勇利开玩笑。

“我没那么坏啦!”尤里说,往他身边凑了凑。

“你超坏的。”勇利微笑,朝右拱了拱。

“嘁!”尤里咆哮,两只手推搡勇利胸口。勇利抓着尤里的手腕,掌控着它们卸了他的力气。这让尤里直接跌进了他怀里,不过尤里看起来并不在意的样子。事实上,他放任自己靠在勇利身上,没用来支撑身体的手臂环上年长者的腰。

勇利的胸口因为这样的依恋表现暖热起来,他惊讶的看着尤里迅速钻到他膝盖之间,横坐在他腿上。

“嘿,老虎。”勇利低声说。

“嗯哼。”

尤里把额头贴在勇利头上,长出一口气。最初的几个亲吻非常轻柔,尤里用唇轻轻触着勇利的鼻尖,又碰碰脸颊。他认真的凝视着勇利,研究着他棕色虹膜中的某种东西。不管他发现了什么,尤里闭上眼,恰到好处的贴上勇利的唇,温柔的迎上去。尤里贴着他唇露出一抹笑来,直直吻他,再转换脑袋的角度更压短了距离。

他们嘴唇融合的质感是什么样的呢,像是柔软至极的海绵蛋糕那种奢侈的感觉。勇利嘴里有种味道,它在尤里的想法里永远与舒适、愉悦和爱连结。当他尝到勇利时,他就知道他会被关怀,知道他能放松、能展现自己最真实的一面,能柔软脆弱得不像话。而勇利会娇惯这样的他,帮助他,给他营造这生理上情感上完美的感官世界。

尤里贴着他竞争对手的唇喘气,暂时终止了这个吻去呼吸,去回味。勇利鼻子碰上尤里的,鼻梁交叉着磨蹭,等尤里微启嘴唇就凑上去再一次交缠。

勇利用唇抿住了老虎的下唇,舌头撩过那块受困的柔软皮肤时一阵愉悦冲击着尤里。他低声呜咽,而勇利慢慢把那块饱满的肉扯远又松开。尤里的睫毛眨着蹭过勇利面颊,他发出小小的喉音,微笑着,给了勇利一个又快又用力的亲吻。

“我该关门吗?”勇利问,手抚上尤里腰侧。

尤里脸红了。

“莉莉娅不让我在男孩子来的时候关门,”尤里说,脸颊红扑扑的。他换了个严肃的表情,嘴角下撇模仿莉莉娅显然不满时永久不变的面具。“你不能怀孕不意味着你就能在我的屋檐下翻天覆地。”

勇利被这表情逗得大笑起来。

“那就只亲亲?”勇利问。

“可以吗?”尤里咬着下唇。

勇利没有回答,朝前挪动了身体。他探出舌头去触碰尤里抿着的嘴唇,滑过他的唇线,试着让它自由的闯入尤里牙齿圈起的牢狱。尤里放松了牙关,让勇利吸吮那个被释放的小罪犯,又重新开始接吻。

尤里以侧坐的姿势伸长了一条腿,然后从勇利那里退后一点,留出足够的空间举起它,像是芭蕾女伶一样伸直。它划过他们面颊之间的空隙,落在勇利身体的另一边。这让他跨坐在了勇利身上,后者分开腿让小老虎陷进他膝盖之间。勇利手臂环上了尤里的腰,把他拉近,两个人的胯部轻轻贴在一起。

“嗯。”尤里喘息,手臂绕过勇利的脖子,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歇息片刻,体会他的友人、对手、爱人、指导者给予的亲近、安全、舒适。勇利对尤里来说意味着太多,且所有这些都深刻地占据着极大份量,让尤里的灵魂因勇利的存在而震颤。

他吻了勇利的脖子,勇利偏过头,面颊贴上尤里的额头、头发。他的手抚摸着尤里的脊背,顺着漂亮的肌肉组织移动,跟随肩胛骨的厚重下移至腰背的薄弱。尤里心猿意马的继续着他的吻,舌头弹点着勇利的颈侧。他尝到了汗水模糊的咸味——来源于勇利的晨练。他的鼻尖陷入颈项与肩膀相接处的凹陷,深呼吸直到他竞争对手的气味充满他的肺。尤里张开唇贴上那块甜蜜的皮肤,专注于那里的味道。

勇利一言不发,只是把小猫搂在怀里享受着这温柔的喜爱。尤里是如何如此凶猛好斗——有时甚至到了残酷的程度——又仍然是坐在他膝盖上这具柔软脆弱的小小身躯呢?勇利用脸蹭着尤里的头发,缓慢的让自己的皮肤滑过他完美得不容置疑的光滑发缕。

抱着尤里,勇利抬起点身体,向后倒到床上。他踢掉鞋子躺下,把尤里拉到身边让小老虎半压在他身上。

他们的嘴唇又一次找到了彼此的,尤里支起身体让自己能够到他。他因为这竞争而低声咆哮,和勇利抢夺那几个凶猛的吻,像是他永远尝不够那种味道,很快就不再为这激烈争斗害羞。他的牙齿拉扯着噬咬着,蹭擦勇利嘴唇的光滑表面。

等尤里总算预备放开,勇利翻身至侧躺,追逐着尤里的吻像是一只猫追逐着绳子。他们面对着彼此,手歇在屁股上或是肩上。他们交换着温柔的按压,轻推着花瓣一样的唇,禁不住更张开的嘴滑腻激烈。尤里感觉到勇利的舌头在自己嘴里,细细探索,又停下让尤里自己去寻找他所求。他的探索是自由的,勇利曲起舌头抵上尤里上排的齿列,追溯着中间细小的缝隙。

他的腿滑进尤里的两腿之间,不是真的为了追逐欲望,而是这样他们能与彼此更接近。像之前那样,他们的胯部贴上彼此,但随着亲吻渐入佳境他们偶尔磨蹭纠缠。勇利一点一点的啃噬着尤里的下唇,感受到尤里腿间的搏动,而他自己的在再次平息之前也尚需平静一阵子。

他们像这样继续下去,手臂把两人松松固定在一起,迷失于彼此的味道。吻涨涨落落,时而只是一连串的按压和吮吸,时而被加深为激烈而深入的舌头交缠和唾液交换。到了后来,他们情不自禁的收紧手指,紧贴彼此的身体,胸膛因这战斗一般的动作剧烈起伏,身体泛着红,脚踝也缠在一起。

两个人下肢的偶尔交缠磨蹭随着这些动作愈发频繁,柔软的肌肉组织被压得硬起。尤里开始微妙的蹭他,勇利的手也正往下探着,摸进尤里牛仔裤的裤腰,包住他的屁股,手指朝那条缝隙滑去。

“勇利。”

他们被门口驻留的莉莉娅的声音吓到。

“停止弄脏我的首席,”莉莉娅说,神情不满,手臂交叉在胸口。“拿开你的手。”

勇利拿开手,尤里红得透亮,支起身子瞪着那个女人。“莉莉娅!!!”他喘着气,“他在启发我!!”

她的眉毛皱得像断了的鞭子。

“启发可不会撑起你的裤子*”她简略的说,大步离开了。

勇利难以置信的眨眨眼。莉莉娅挺吓人,但她走了之后他发现自己竟然大笑起来。他紧紧搂着尤里,上上下下吻着他,尤里则嘟囔着有关莉莉娅的东西用俄语骂着什么。(作为回应,莉莉娅喊:“我听到了!你在说脏话,尤里!”)

“我跟你说过了。”尤里撅起嘴,但勇利仍然在亲着他,捧着他的脸,直到他坐起来也持续地在他身上遍布他的爱意。

等到他们都坐直了身体,尤里自然而然的歪倒在勇利的膝盖上,后者又在他家老虎鼻尖上啄了一下。

“一直爱你。”勇利低声说。

作为回应出现在尤里脸上的笑可能是勇利所见过最纯真的表现,他胳膊环着勇利,抓着他,鼻尖在勇利脸颊上挨挨蹭蹭好一会才放开。

“唔,”他说,“下次去你家?”

“你想什么时候来都行。”

——————————————
*“Don't close the door when boys are over.”原作者给我科普了一下:一些传统的女孩子家长会这么说,因为怕男孩子过来的话,如果关门他们会动手动脚或者干脆滚在一起,所以要求不许关门。所以莉莉娅会这么说是同理啦。

*“Inspiration doesn’t stretch your dance belt,”
dance belt:男性芭蕾演员穿在里面用来支撑丁丁的类似内裤的东西。
所以就是尤里硬了的意思啦

*因为觉得很可爱顺便翻译一下原作者的tag:亲亲,男孩子的亲亲,就是亲亲而已啦,超·多·亲·亲,很棒的亲亲,我说了亲亲正义,超棒

评论(27)

热度(107)